@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镜】火影大人要求偶?2-6(非典型ABO)

三角恋尬戏预警

———————————

“那么扉间老师在哪里?”

“大概在自己原来的住所吧——千手本宅,相信现在他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去……你要去找他?”

“是。我想要确认自己的心意,想要更加了解老师的想法,而且,我也不想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就认输!即使对手是泉奈大人您!”宇智波镜朝宇智波泉奈鞠了一躬,毕恭毕敬的喊了声“非常感谢!”火急火燎的就跑出了房间。

宇智波泉奈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微微颔首,少见的颦起了眉角。

“真是的,一个两个……”情商都拿去工作了吗?

他忍了忍才把自嘲的笑吞回肚子里。

连自己也是……

为什么会帮助作为自己情敌的镜呢?虽然经验还差的远,但那孩子对扉间的感情确实不输给任何人,就连自己都有不得不正视的必要。

宇智波泉奈揣着手慢慢走出房间,脚掌踏上阴凉的过道,身影被拉长在平滑的木板上。

父亲曾经教导过,在战场上,过分在乎某一样事物的时候,就很容易忽视全局。他蓦的停下脚步,暗想,自己大概明白了。



“扉间老师!”

宇智波镜收紧两臂把扉间牢牢锁住,或许是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让在一旁的千手柱间看着总有那么点说不出的别扭。

“镜,你先放手。”

我们有话好好说。

千手扉间按着黏在自己身上的小卷毛的肩膀默默使力把人推离了一些。

抬头就看到一双洇着泪水的大眼睛。

“究竟发生什么了?刚才猴子他们还和我说你身体不舒服——”

“呜……老师……”扉间老师果然有去找过我!

宇智波镜眨巴着水汪汪的眸子,诚恳的开口道:“我不会再辜负老师的心意了!”

“咳咳、咳!那个扉间啊……”千手柱间像是被水呛到似的用手捂着嘴和鼻子直咳。

“兄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千手扉间转过头,与带着杀气的眼神一同传达过来的还有一句暗语。

没话说就先给我忍着!

“咳——那个,我忽然记起桃华找我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千手柱间扔下喝了一半的茶水,跟千手扉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从容迅速的溜之大吉了。

——扉间,人家小镜可是都找上门来了。

——呃……我看到了。

——你可要好好解释现在的情况,绝对不能躲避自己的感情。

——我知道。

——小镜是个好孩子,他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还有很多不懂的事要去经历,你必须正确的引导他。

——我明白。

——那我就先撤了,扉间你加油!相信大哥永远是站在你那边的哦!

偷偷回过头来露出一副“我可真有眼力劲儿”的灿烂笑容,并对着千手扉间比了一个胜利的剪刀手,千手柱间才安心的离开。

——快走吧!

千手扉间深呼一口气,自家的兄长原来是这么啰嗦的吗?

“对不起,扉间老师。”宇智波镜吸了吸鼻子道,“都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因为我又迟钝又固执,所以才会误会了老师。”

千手扉间摇摇头,拉着宇智波镜把人带进屋子里端正的坐下:“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结论的,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镜,你是个非常好的孩子,很听话很懂事,一点也不骄傲,聪慧而且潜力巨大。你很优秀,而且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温柔的摸着宇智波镜蓬松的黑发,柔和地看着面前乖顺的青年。

“不,老师……我必须向您承认错误。”

千手扉间轻轻地点头示意。

“好,我在听。”

“我,非常嫉妒您和泉奈大人的关系。”

听到坦白,千手扉间没有丝毫的惊讶。在那天之后,他已经无数次看到自己的学生眼中愈发不加掩饰的火苗。

直接,纯粹,而且强烈,仿佛一丝丝的风声便能使其借势爆发。

比自己的某个劲敌都要耀眼。

“泉奈大人喜欢您。”宇智波镜咽了口唾沫,谨慎的进行着提问,“那么,扉间老师呢?”近在咫尺的白发男人瞬间的慌乱掠过他内心深处的紧张与不安,但他还是极其正式的又问了一遍,“我想知道老师的心情。”

“我……”千手扉间垂下红眸,短暂思索后给出了对方一个郑重的答案,“是喜欢着泉奈的。”

这时,青年的胸膛逐渐涩出痛楚。

“老师……扉间老师,对……我呢?”他直勾勾的盯着千手扉间埋低的脸,心脏开始砰砰乱跳,“老师有喜欢我吗,哪怕只是一点点?”

“镜,你先平静下来。”千手扉间连忙出声安慰情绪开始波动的学生,“听我说。”

宇智波镜暗自握紧了拳头,弱弱的应了声“嗯”。

“我和泉奈的关系并不想你想象的那么……舒服……一直以来千手和宇智波两方的关系,还有多年的战争都是促成我们两个变成这种现状的因素。”

宇智波镜安静的听着千手扉间讲述着他与宇智波泉奈从少年时到现在的所谓孽缘,一言不发,任凭心脏的鼓声越来越大,湮没他的脑海。

千手扉间不是说书人。

所以,他做不到详略得当。即使记忆力出色于众,也有大部分的过去被遗忘,真正存留下来的,也只不过是宇智波泉奈和他战斗时的凌厉的招式、挑衅时勾起的嘴角和转身时寒冷的目光。

宇智波镜不是听书人。

所以,他做不到置身事外。千手扉间越是在故事里隐藏起自己的情绪,他的恐惧就越是增大,甚至仿佛能从对方那波澜不惊的语气中找出两份小心翼翼,一份珍视宇智波泉奈的爱意的小心翼翼,和一份生怕出言不和伤害到自己的小心翼翼。

对方的话还没有讲完,而宇智波镜的状态却早已无法继续了。虽然伤心流泪过很多次,但他从未有过这种难受到想不顾身份大哭一场的冲动。

要做一个有担当的强大的足以让老师依靠的男人。

他低声哽咽着,大脑混混沌沌的什么也听不进去,什么也无法思考,下意识的千百次靠这句话去催眠自己,竟然连千手扉间早已扭转了话题讲到了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察觉。

年长的男人发现后无奈的唤了宇智波镜几声,但都被对方无视了。

不得已,他慢慢凑到小声啜泣的追求者面前,嘴唇在对方嘴上轻啄了一下。

评论(2)
热度(13)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