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涉拓/都市傳說】回家的靈魂——番外(下)

只是有关都市传说的涉拓稿子

律丨师是敏丨感词?

经过前几天的校园恶意伤人事件后,又有学生爆料夏季夜晚操场栏杆外,会有一名男子在女学生压腿器材附近做类似自丨慰行为,但学校又拿外人没办法orz。

再次提醒小伙伴要注意安全。

ooc,文笔拙慎,写不出羽多野先生万分之一的痛楚来

对比别的大大,这里的文笔丝毫虐不起来 :( 嗯

———————————

记忆的真实之夜

        羽多野根本记不得那天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

        或许是警察把哭得精神恍惚的他送回去的,或许他根本就没回去,在房间里看着寺岛失去血色的身体就那么呆坐了整整一晚。

        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有好好的锻炼过,但此时还是显得那么瘦小,脆弱的让自己不忍。

        苍白的脸庞,表情平静的过分,羽多野似乎觉得寺岛只是睡着了,正躺在床上做着梦。

        又或者是自己做了一场梦。

        但这场梦终究没能醒来。

        在葬礼上有前辈含着泪劝导羽多野要放的下。

        羽多野只是木讷的点点头答应,什么话也没说。他甚至没有哭,一滴泪都落不下来。

        大概是眼泪已经在那天哭干了吧。

        这次意外来的措手不及,到现在羽多野的思维还是空白一片。

        两个犯人最终好像是被抓住了,但之后怎样处置的他不知道,也无心知道,就随着警察和律丨师的意思了。

        那之后羽多野时不时就会去看望寺岛,和他说着每天的趣闻,仿佛就是日常的聊天。

        有的日子,墓地里时不时地会传出羽多野不能自己的笑声。

        这种不明意义的行为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像是养成了习惯一般,和吃饭睡觉那样,最后带上了机械般的自然。

        直到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羽多野如梦初醒的在墓碑前放声大哭,他才真正接受了自己的恋人已经不在了这个事实。

        然而羽多野却依旧觉得不真实,那个昨日还在灯光下对着自己微笑着的,用着无奈的语气包容自己的寺岛怎么会舍得突然离开自己?

        羽多野曾揉着额头,和前辈亲友说起自己有时会感觉寺岛还在这个世界上,等着自己去接他,只是自己太笨,没能找到他。可别人都说羽多野是受打击太大了,纷纷担忧的提醒他要不要去做一下心理辅导。羽多野也这么想过,但接受了咨询后他还是忘不掉那个想法,隐隐觉得寺岛就是在世界的某处等待着,也就放弃继续看心理医生了。

        因为他明白了这个病是医生治不好的。

        那份感情已经在他心底扎了根。

        拔不出,摘不掉。

        所以再后来羽多野便没和别人提过了,他把这件事藏了起来,想着自己一直都是被幸运眷顾着的,总有一天一定会找到恋人,与他再次见面。

        见到那个还是对自己笑的满是溺宠的眼神,满是幸福的脸庞,散发着白芒,一点一点,慢慢融化在阳光里。


        突兀的手机铃声在头顶响起,我翻了个身接起电话,原来是顾主来了临时的工作。

        挂断电话时,手机屏幕上标着20:44。

        按着太阳穴走到洗手间冲了把脸。

        刚刚似乎又梦到了十几年前的事情,可惜的是内容早已记不清楚了。

        只觉得并不让人怎么舒服,还莫名的想哭。

        我回到客厅拽起沙发上的夹克外套,就匆忙出了门。

        白天刚下过雷阵雨,晚上就多少有些阴冷了,夜风吹过脸颊还带着一股寒气。

        扯了扯领口,我庆幸着自己多穿了一件外套。

        虽然自己年到四十也没有女朋友,但我也并不在意。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懂得真正的爱情急不得,它可能来的很平庸——自己的生活还是如以前那样——但它却往往能够保持永恒。

        正专心看着卡车,路边突然闪过一个白衣的青年,在冷风中冻得脸色惨白。

        我难得好心的借给他夹克穿,还让他上了车,打算送他一程。

     “xxx街xxx公寓。”男人向我道了谢,又小声的念叨了一句“终于等到你了”。

        我没做声,但心里默默地想着大半夜的又反常的寒冷,想在半路等车哪能这么容易。

        一路上并不怎么出声的男人忽然说起话来,有点像自言自语。

     “这么多年来,我的灵魂一直束缚在那里。”

     “因为我对现实无法释然,那种事情我、真的……不能接受。”

     “我明白的太晚,让他等的太久。”

        他舒了一口气。

     “现在我该回家了。”

        男人低声说着一些稀奇古怪的话,但我却没有打断,也不觉得厌烦。

        原以为会是个很平常的旅程,可令我吃惊不已的是男人竟然在我快到达目的地时从车上消失了。

        而更令我惊恐的是我居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甚至还壮着胆子把卡车开到了男人要去的公寓楼下。

        下了车,我就直奔唯一还亮着灯光的那层。

        我不断的按着门铃,过了好几分钟才有人来开门。

        对方大概是一位中年男人,但他长相帅气,看起来显得依旧很有气质。

        我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心,说出的话连自己都不太懂是什么意思:“那个……我在路上搭了一名乘客,我想他可能是想来这里,但他在到达前忽然不见了……”

        我承认这些话有些奇怪,不由得慌张点着头。

        男人看着我窘迫的样子忽然笑了,眼神中是藏不住的怀念与满足。

        “呃……”我连忙摆摆手,想开口解释一下,这实在是尴尬。

     “不,谢谢你。”他高兴地说道,“你已经把他送到了。”

        男人稍稍闪开一块距离,我能看到玄关的地面。

        摆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

结尾依旧仓促:P (是HE没错吧?

其实可以写成中篇的,然而这里有“文章一旦写长就完结不了”的病。

下一章开启“会说话的鱼”之章,不是人鱼传说哦。

这之后会进入一段怠惰期,挖坑太多还得自己还债_(:з)∠)_是时候把以前的填填了。

谢谢阅读【笔芯】

评论(5)
热度(7)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