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涉拓/都市傳說】回家的靈魂——番外(中)

此为有关都市传说的涉拓文稿

涉拓组织不怕虐,这里好方゙━=͟͟͞͞(Ŏ◊Ŏ ‧̣̥̇),自己刚被别的大大虐的死去活来……

以下脑洞出自在下家乡新闻多次出现的事故。昨天学校又混进了不明人员向学生喷洒刺激性液体,似乎鼻腔气管都很痛,请求佩带福尔马林防身。

小伙伴们也要注意安全。

ooc,文风装逼慎

以及视角第N次转换,想想结尾其实并不虐

———————————

喧吵的雷雨之夜

     “喂喂,涉君?嗯,我已经到xxx路口了……”一身白衣的青年人站在路边通着电话。

     “诶?所以说,不用了啦……我坐公交车回来就可以了!”

        手机另一端似乎是传出了腻宠的言语,让寺岛捏着浅蓝色的牛仔短裤垂着眼睫嗯了几声,才带着害羞的笑容挂断了电话。

        只是下午3:20,天色就昏暗的看不太清晰了。

        寺岛抬起头看了眼乌蒙蒙的天空,可能是快要下雨了的样子。

        这次的约会似乎选的不是时候。

        不过涉君还是太爱操心了,明明离家只剩几站的路程了,还执意要开车来接,这样怎么能让自己舍得和他分开?

        那就永远在一起好了。

        寺岛暗暗想到。

        好不容易遇上了这么照顾自己的人,就算以后他可能会嫌弃自己太爱撒娇了也不能放手,要缠着他麻烦他一辈子。

        打着心底的小算盘,寺岛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好,请问能帮个忙吗?”一位年轻男人带着一个打扮朴素女人走到寺岛身边,弯着腰问道,“我们是来东京旅游的,虽然有地图,但好像还是迷路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语调,但很有礼貌。

        寺岛连忙收起一系列畅想,望着着装规整的男人,点点头:“那你们是要到哪里去呢?”

        男人从手提包中拿出一张折叠的地图递到寺岛面前打开,用手指着角落一点,憨憨的说:“就是这个位置。”

        像是不小心被粉尘迷了眼,寺岛用手背搓了一下,又把头伸过去看了看地图:“哦,这里啊,我知道的……”

        本想要直接告诉男人过去的途径,却发现视野有点模糊,无奈没有说出口就又抬起手来揉了揉。

     “你可以帮我们带路吗?”

        男人的声音回响在寺岛耳畔。

        隐隐有声音告诉自己要在这里等待恋人,但寺岛还是呆愣愣的点了点头,寻着目的地的方向就迈开了步子。

        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好像是停止了思考,明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忘掉了,然而脚下的步伐还是准确的朝着男人所指点的方向前进。

        自己也不清楚男人是不是又在身旁说了些什么,不过自己好像是应了几声。

        不清楚已经走到了哪里。

        不清楚身后是否传来了低低的笑声。

        不清楚气氛为什么变得诡异。

        不清楚是谁忽然一下勒住了自己的双手,堵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清楚自己是否有过挣扎,拼尽全力的呼喊。

        只记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便没入了无边的黑暗。

        在那一瞬间,有一束耀眼的光芒泯灭。

        睁开眼,寺岛看见自己的身体倒在台阶的下面,有红色的液体从背后洇出,很是刺眼,让他的大脑滋滋的发着疼。

        脑海里一片混乱,各种噪音都混杂在一起,像是刀尖滑过玻璃的滋啦声,工厂大型机器发动的轰隆声,还有人声鼎沸的广场上的喧嚷声。

        如同收纳了附近所有的响声,搅成一团吵得不可开交。

        寺岛感觉头痛欲裂,捂着额头蹲在了地上。

        恍惚中又有人的说话声传入了脑海。

     “喂!喂!他流了好多血啊!”

        高昂的女声在头顶响起。

     “让我看一看!”

        寺岛看见一男一女站在自己身旁吵闹着。

        男人跪在地面上,趴在自己胸口探听着什么。而女人则是着急的脸型都歪斜了。

     “完了,没有心跳了……”男人匍匐着又听了一会儿,最终铁青着脸直起了背,“妈的,他死了!”

     “死、死了?!这么快就……你把他弄死了?”女人发出哭泣似的叫声。

     “可恶!开始明明只是打算绑架他,要点赎金的,谁能想到这小子中了药还能有力气反抗!”男人恨恨的咬着牙,“摔死是他倒霉!”

     “那我们现在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呵呵,怎么办……”猛的从地上站起来,男人抓起女人的手就往外拉,“还能怎么办,快跑啊!”

        陌生男人和女人的争论让寺岛反胃。

        和夜晚窗外叫个不停的小飞虫一样,烦躁得要死。

        他静静的看着,直到扰人的声响远离了自己的身边,那俩个人早已逃跑没了踪影。

        鲜血应该已经停止流动了吧。

        在空气中慢慢从殷红色变为暗红色,表面还浮着一层尘土。

        映入眼中的色彩强烈的鼓动着寺岛的大脑,他知道那是什么,但他又不确定那是什么。

        自己的身体变得惨白,白得不像常人,让他感觉一阵由衷的恐慌。

        黑压压的乌云中炸开了一道响雷,滂沱的大雨倾盆而下,穿过寺岛的身影泼洒在地面的血迹上。

        斑斑的血痕被雨水冲刷起来,沿着石砖的缝隙流到了远处,越来越远,越淡。

        寺岛看见掉在一旁的手机亮起,自己喜欢的动漫角色的歌声回荡在身边。

        过了好久,歌声停止,屏幕才暗下去。

        接着屏幕再次发出亮光,歌声再次传出。

        再黑暗,再亮起,再黑暗,再亮起……

        哗哗的雨声淹没了手机铃声,晦暗的天空笼罩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像是进入了无声的世界。

        无论是在闪烁着灯光的警车的鸣笛,还是急匆匆跑到自己身边的医生和警察的谈话,寺岛什么也听不到。

        只是单纯的看着,却什么也没看进眼中。

        直到一个浑身雨水的狼狈身影挤开周旁的人扑在自己身上。

        寺岛从渺远的意识中惊立起身盯着狂奔过来的青年。

        然后,他听到了痛苦到几乎窒息的哭喊。

     “拓笃!”

        来自于自己的恋人。

评论(8)
热度(7)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