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涉拓/都市傳說】回家的靈魂——番外(上)

此为有关都市传说的涉拓稿

(五一劳动人民最光荣!)

在写虐之前强行发糖、发糖、发糖,如果觉得不够甜……那就对了,因为这一篇题材真心发不出不含玻璃渣的糖了,虽然结局已经生掰成了HE。

现在有多甜,将来就会有多虐 :( 

ooc,文笔拙慎

———————————

温馨的同居之夜

        我跟着羽多野走进了那个充满着未知的房间。

        唯一一间风格不同的房间。

        里面的物品摆放得很规整,但因为玻璃橱柜中满满都是书籍和各种各样可爱的人偶,而且大多都是女孩子的模样,就显得有些拥挤。

        一层层的少女模型让房间内透着莫名的pink气息,不过羽多野告诉我说那些其实是漫画和相关的手办,帅气的、可爱的,都是寺岛喜欢的。

        而如此喜欢二次元的寺岛,羽多野也喜欢。

        说实话,我觉得那个长相俊秀的青年少女心挺严重。

        当然我没有说出来。

        因为我看到房间里的一切都被眼前的男人打理的井井有条。

        多少年来都是这般。

        他很坚持,也很执拗。

        似乎是熟悉的味道打开了羽多野记忆的闸门,欢乐的、悲伤的、有趣的、痛苦的……

        让他又坐在写字桌前趴着呜咽了好一会儿。

        我没忍心打断羽多野的思绪,自己找到了旁边一个闲置的凳子静静地坐了下来。

        后来那部分的情景我记不太清了,也不知是羽多野红着鼻头讲述给我听的,还是另一个人无意呈现在我脑海里的——

        一段满载着幸福与欢笑,却又让我感到惋惜沉重地压迫胸腔的故事:


        冒着热气的清茶被轻轻放在了写字桌上,紧接着习惯性的重量就压在了正埋头工作的青年身上。

     “涉君,好重哦……”

        听见缺乏怒意的抱怨,羽多野只是在寺岛脖颈处蹭了下脑袋,并未打算松开环绕着腰际的手臂。

     “涉君,好痒哦……”

        羽多野没良心的笑了两声,抬起头来,手上的力道却是加重了几分。

     “涉君……”寺岛放下圆珠笔,微微后仰着头,看见羽多野在自己上方坏笑着,也不禁像是被感染了似的翘起嘴角,“你好烦哦……”

     “都怪拓笃现在只喜欢‘工作’,不喜欢我啊~”羽多野扬起尾音。

     “诶——涉君是在吃‘工作’的醋吗?”寺岛瞪着漆黑的眼眸盯着羽多野,眼角因为笑意眯了起来。

        羽多野保持着原先的动作停滞了几秒钟,沉下头去,对着寺岛的双眼。

     “……是啊。”

        终于松开了对自己的桎梏,寺岛这才按着扶手正了正身子,没想到羽多野的手竟趁机摸上来。

     “涉、嗯……!”

        还隔着体恤,羽多野就揉捏起寺岛的胸前的一点,生生掐断了寺岛还未叫出口的名字。

     “嗯、哈嗯……涉君,别……”

     “拓笃……”羽多野低低的念着,一只手从胸口沿着脖子滑上了寺岛的下巴,用手掌腕托起寺岛的脸和他接吻。

        被动的同羽多野相吻,胸前还受到对方挑逗性的抚摸,寺岛渐渐抑制不住发出小声的呻吟。

     “涉……涉君、唔嗯……不要,还有工作……”

        在寺岛几次勉强说出口的请求下,羽多野吸吮了一会儿便不舍的放开了他的唇,分离时还惩罚似的咬了一下浅粉的嘴角。满意的听见寺岛吃痛的叫声,羽多野后退了一步,才算表明了醋意的消失。

     “涉,你太过分了……”有些不悦的撅起下唇,“我明明在做工作的。”

     “可是拓笃回来后一直没有理我,连吃饭时都没怎么说话就急忙回来继续工作了啊……”一副可怜巴巴的语气。

        寺岛无奈的叹了口气,趴回写字桌上。

     “也不想想是为了谁,才让我这么忙的啊……”桌前的青年轻声的嘀咕起来。

     “诶?”看到寺岛羞涩的别回脸去,羽多野吃惊的眨了几下眼睛,“难道说……是为了我吗?!”

        寺岛拿起笔在桌面的纸张上重重的划了几道,头低下去后再也没有抬起来。

     “明天不是涉君难得的休息日嘛……所以,我就想把原计划明天的工作多做一些,下午早一些完成工作,和涉君……一起……约会什么的……”

        最后的几个字眼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才吐出来的。

     “拓笃!”

        羽多野忍不住又凑上前抱住寺岛使劲的蹭了好几蹭。寺岛推了半天也没推开,只好由着那块膏药死死贴在自己身上。

        果然,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拓笃真的太好了。

        羽多野不禁这么想到。

        他吸了吸鼻子,在寺岛脸侧小心的亲了一下,慢慢撤到寺岛的床边坐了下去。

        寺岛呵了口气,翻开笔记继续工作了。

        大概是一直坐着有些无聊,羽多野索性侧身直接倒在了对方的床上。

        寺岛认真的模样很帅气。

        羽多野从来都这么认为。

        暖色的台灯下晕着寺岛瘦小的身躯,也让自己有些心疼。

        羽多野仿佛甚至能看到寺岛单薄的体恤下凸出的锁骨,小巧的、稚嫩的,像是一口就能够被轻易咬断的。

        灯光照的羽多野眼神有些迷蒙,他看不太清被染上金色的寺岛额前的碎发,也看不清寺岛脸庞映出的轮廓、青涩的皮肤。他只觉得面前的人在发光,并不是台灯的缘故,因为那实在太耀眼了,根本无法忽视,从自己认识寺岛不久后就这么觉得了,让人不敢睁开眼,却不能不去直视,那无与伦比的光芒。

        这时寺岛拿起手边的热茶喝了一口,转头看了眼歪倒在床上的青年,原本疲惫的脸上不自主的带上了微笑。

        闪耀着的是寺岛,是照亮自己的太阳。

        只要一想到两个人可以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羽多野就感觉无比的安心,满满的幸福都噎在胸口,不时的想要倾吐出来。

        注视着寺岛桌前的身影,鼻尖传来淡淡的寺岛的味道,羽多野的意识逐渐模糊,完全陷入沉睡前只能隐约感觉有人在自己身上搭上了什么。

        很温暖,是他的温度。

———————————

警示:下一章有虐点慎入

如果接受不了一方死亡设定的话了,就请在此止步,谢谢合作。

评论(4)
热度(8)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