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涉拓】回家的靈魂(下)

 有关都市传说的涉拓稿

科普:

都市传说“回家的灵魂”讲的是一个卡车司机路上载了一名乘客,快到目的地时乘客却神秘失踪了,从目的地的主人口中得知该乘客是屋子主人客死异乡的孩子。

于是乎,角色死亡有(T_T),已经掰不回去了。

但是,伙伴们不喜欢悲剧,所以就强行改成了HE。

总之这里的目标是HE!HE!HE!

ooc,文笔装逼慎,及时间轴混乱

希望发完后伙伴能看明白

———————————

悲鸣的妄想之夜

        踏着黑夜,我把卡车开到了xxx公寓楼前。

        果然这栋楼看起来很老旧了,该是很久没有装修过,大部分的墙皮都已经脱落,露出了凹凸不平的水泥。

        我怀着不安的心情迈进了大楼。

        还有些紧张,但莫名的没有一丝恐惧的感情。

        我不确定要找的人在哪层,也可能我要找的根本不是人类这个物种,但目标大约就是唯一还亮着灯光的那间吧。

        现在是凌晨0:38了,不得不让人有点在意。

        上了楼,我敲了近五分钟的门才听到玄关处有活动的声响。

     “啪嗒”两下,陈旧的防盗门就被打开了。

        出现的应该是一位很帅气的男人,俊秀的脸部线条在女人眼中也不会逊色几分。

     “请问,你是谁?”几个音节便透出男人清朗的嗓音。

        像是捋顺过猫咪脊背上柔滑的皮毛那样舒服。

        但我感觉到十分窘迫。

        半夜三更敲了不认识的男人的家门,何况连一个靠谱的理由都没有。

     “呃……我……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先生,可以吗?”

        男人用着稍许疑惑的眼神望着我。

        我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

        半晌,他竟然迟疑的点点头,给我让出了一些空间:“那就请进来说吧。”

        房间比我想象的还要简单整洁。

        男人走在前头,我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除了角落里摆放着的音响和游戏机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就连这两样也同客厅的沙发、电视机一般也是老物了。

        他都不换新的吗?

        看打扮不像是穷人,虽然我并不想承认他穿的其实很时尚。

        那没准就是个恋旧的人了。

        男人请我在沙发上落座,而后帮我倒上一杯热茶,坐在了另一边。

        即使我并没有喝茶的打算,不过看来他也没有想要询问我的意志的想法。

     “有什么问题就请直说吧。”

        男人平静的说道,让我总有感觉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我思缕了半天,还是认为不太方便开口。

        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把自己偶然碰到的一件奇异的经历告诉一个陌生男人。

     “咳咳……我是一名卡车司机,就在东京这里。”最后我还是决定先做自我介绍。

     “今晚临时加班,所以当时开车外出了……啊,糟了!货物还在我车上呢!”

        我猛的闭上了口,为自己脱口而出的话丢脸了一阵子,低着头瞄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发现对方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只好怪自己多情,又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在路上,我碰到了一个青年,是个男的,让他做了我的车。”

        男人静默的听着,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但也没有显出不耐烦的样子。

     “因为是顺路,我就想着先把他送过去。”

        这时男人微微皱起眉头。

     “他说的目的地就是这里,xxx街xxx公寓。只是没有告诉我是几号门牌,或者是没来得及说……”

     “呃……到达这附近时,他却忽然消失了……”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我还是忍不住额头汗水直冒,手心里也黏糊糊的,“就在车里、无缘无故的、我不是在骗人——”

     “请继续说!告诉我……”男人打断了我的解释,双手撑着桌面向我猛的凑过来低了低头,语气凝重了许多,“他长得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我忽然有些恍惚,“诶?好像是……挺可爱的一张脸来着?”

        明明是一个小时前好好观察过的模样,我却记不清了。

     “个头小小的、黑色短发、带着眼镜、笑起来会露出虎牙……”男人开始轻轻地言语起来。

        我愣住了,没有说话。

     “那么,服饰呢?他穿着什么样的衣服?……白色上衣,牛仔短裤和白色的帆布鞋?”

        可能是看出我无声的肯定,男人的双眼瞪得很大,表情也有些扭曲了。

        他紧紧地攥起拳头。

        我能看到表面爆出的青筋。

     “没错,是他,是他……”男人恍惚了一下坐回沙发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埋头痛哭了起来。

     “Takuma……”

        他的眼泪滑过手腕,顺到了裸露的手臂上。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男人在家中面对另一个男人哭的撕心裂肺,不过他大概是不在乎的。

        其实我稍微被他吓到了,哭的控制不住直到满面泪痕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他似乎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太礼貌,用力的抹了一把脸,断断续续的啜泣了几下。

        之后我才从男人口中知晓他叫做羽多野·涉,而做过我的车的青年,或者说可能是那青年的灵魂,叫做寺岛·拓笃。

        只是叫做寺岛拓笃的青年早在几年前就死去了。

        我咂了咂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羽多野。

        他的眼眶都是红肿的,两只大眼中布满了血丝。

     “拓笃他一定是想再次回到这个家里来,想和我再见上一面……”

        羽多野擤了擤鼻子,呼了一口气,做出没事的样子笑着对我说:“我们曾经是恋人,不、就算是现在也……呵呵……”

        他仰起头沉默了半天又缓缓站起来,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推开了那扇门。

        我不知道这之后自己会看到什么,又会听到什么。

     “你想听一听我们的故事吗?”

        他如同在微笑着对我说。

        但也许,他只是想对某个人说罢了。

———————————

正篇完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似乎有些仓促。

so……

涉拓呢?HE?

都市传说的梗就此结束,真正的脑洞其实大都在番外-_-

评论(4)
热度(8)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