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涉拓/都市傳說】回家的靈魂(中)

有关都市传说的涉拓文稿

只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 何时补完要看天意 :)

《阿童木》和《卡多》又更新,所以高兴来一发

还是不会用lof,实在不行就放弃发了,这里太蠢没办法了,朋友中也没有用lof的

写文字和发文章的区别在哪?

注意ooc,文笔拙慎

———————————

古怪的交谈之夜

        两旁的树木划过眼角湮没在身后的黑暗中。

        感觉车内的温度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降低了。

        本想让他坐在副驾驶座的青年在自己说话前就自行拉开了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瞧着长相还有点可爱原以为是个比较活泼的类型,没想到沉默的像个哑巴,靠在车窗边一言不发,眼睛看着外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路拉上一个陌生男人,车内仅有的两人又没有交流,气氛太沉闷,怎么说也有些别扭。

        我扯了扯一手的袖口,咳了咳嗓子,眼还是直视着前方:“呃,先生……”——他看起来像是比我要小一些,但对我的称呼并没做多少反应——“今晚天气有点凉,虽然我觉得还可以……嗯……我是说,你这样会不会冷?”

     “不,没事。”他轻声开口,还是如刚才那样柔软。

        给我一种有清流擦过身体那样舒服的感觉。

     “可是,你的脸色看起来好像不太好。”

     “真的没事。”他可能有些羞涩,毕竟是第一次见面的人,还好心让他搭了顺风车。

     “……不然我的外套借给你?”憋了一会儿,我还是决定主动出击,以免这个看着略有些瘦弱的男人不小心生了病。

        那只会给自己的好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我却也不想开暖气。

        他应该看出来了的样子,后视镜的玻璃中终于转过头来看着我。

     “那谢谢你。”

        我听着他的话中好像有那么一点儿不情愿。

        虽然对方的语气非常诚恳。

        我应声便交换了两下握着方向盘的手,将夹克脱下来递给了他。

        他接过后单单披在了身上。

        我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很大,空落落的,让人不禁猜想后座的男人身材究竟有多娇小。

        不过我也没太在意,谁会闲着没事在开车时从后视镜里盯着一个陌生人看,还是个同性。

        经过几条主干道就进入了狭窄一些的水泥路,在黑夜我不敢轻心,放慢了车速。

     “外套,很温暖。”

        忽然飘来了男人的声音,我惊了一跳握紧了方向盘。

     “呵呵,那太好了。”

     “你去过xxx公寓吗?”

        原本很是安静的男人没预兆的竟然开口问起了我问题。

        倒不是什么隐私的事情,我带着些惊讶,还是照实回答了他。

     “曾经因为工作去过那附近……”我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又补充道,“很早之前了。”

     “那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吗?”

     “都说了是很早之前的事了,现在怎么可能知道呢?”我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发现他有些着急的模样,“不过,也听说过一些……似乎是快要荒废了,居民也越来越少了。”

     “哦,这样啊。”他听起来很失落。

     “怎么,你没去过为什么要半夜过去?”我只是单纯的感到好奇。

     “我……以前在那里住过而已。”

     “哦~小时候吗?原来你是要回故居啊。”

        本以为终于找到了打破沉默的突破口,然而对方却忽然禁了声。

        我哪里说错了吗?还是他小时候有不好的回忆?

        一时间气氛沉闷的有些尴尬。

        我嗫啅了两下,终是忍不住说道:“啊、抱歉,提到了你的伤心事……”

     “不是的,那并不是什么伤心事。”他又侧过头看起了窗外,这附近已经没有路灯了,周围印着一片黑暗,“相反,那是我一生中很幸福的时光,非常非常的快乐……”

        我有些奇怪,那明显不是什么欢快的语调。

     “我和我的……嗯,朋友……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一起玩闹,也会吵架,但生活很平静,现在的我更喜欢这种淡淡的感觉。”

        一起生活的朋友。

        亲如兄弟的好哥们,还是交往过的女朋友?

        我不禁猜测起来。

        恍若有细微的笑声传出,我抬头看了看,但后视镜中他的脸庞并不能看得清楚。

     “他很温柔,对任何人——”

        很好,是个男人。

     “这点我也喜欢。”

        等等……内容哪里不对劲了……

        不知为何,我心里居然有种就该是这样的错觉,还有点隐隐的失落感。

        长得好看些的男人总是很抢手,即使对方同样是个男人也无所谓。

        我暗自神伤了一会儿,等着后文的故事。

        半晌,身后再也没传来任何声息。

        卡车拐进一条岔道——xxx街到了,我也没心思去问接下来的内容了。

        况且,对于一个还不算认识的人来说也挺失礼的。

     “马上就要到了,你——”

        我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后视镜,不看不打紧,这一看竟把我吓得差点脚一抖踩上油门。

        后座的男人不见了!

        我凭着多年的开车经验,慌慌张张的但还是安全停下了车,壮着胆子回头查看。

        哪里还有人待过的迹象?

        除了随意铺在后座的我的夹克外套。

        我咽了口唾沫,哆哆嗦嗦的拾起了我的衣服,冰冷的很,根本就没有人穿过留下的温度。

        这时我的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锅,后背像拧刚洗完的衣服似的涔涔冒出汗水。

        见鬼了!

        我瞪着眼,这一切究竟是遇上了不思议之事,还是那个青年根本不存在,都是我的妄想?

        车内的安静让我毛骨悚然,我僵硬着身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xxx街xxx公寓。”

        脑海里忽然闪过男人的声音。

        这里已经是xxx街了。

        我回过身,抹了把冷汗,出乎自己意料的又发动起了卡车照着原先的方向行驶。

        那干脆就去xxx公寓看看吧。

———————————

以下为原先的脑洞(算是写着玩吧):

“你去过xxx公寓吗?”

“曾经因为工作去过那附近……都是很早之前了。”

“那现在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

“因为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也听说过一些……似乎是快要荒废了,居民也越来越少了。”我耐心的回答 。

“哦,这样啊。”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失落。

“怎么,你没去过为什么要半夜过去?”

“我……以前在那里住过而已。”后视镜里他抿着嘴唇悄悄偷看了我一眼。

只是被我不小心发现了。

虽然我也不会故意说破。

“哦~小时候吗?原来你是要回故居啊。”我做着若有所悟的表情笑笑。

这时他忽然一脸的忧伤,也不说话了。

“啊、抱歉,提到了你的伤心事……”

“不是的,那并不是什么伤心事。相反,那是我一生中非常幸福的时光,非常非常的快乐……我和我的……嗯,朋友……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一起玩闹,也会吵架,但生活很平静,现在的我更喜欢这种淡淡的感觉。他很温柔,对任何人——这点我也喜欢。”

听到这儿,我多少明白了。

他是个gay。

我安静的等待着他下面的话语,可是身后却没了声响。

正当我打算回过头一看究竟时,一只手蓦地搭上我的肩膀。

我吓得打了个很大的抖擞,有些恼怒的想训斥他一番。

毕竟在别人开车时做恶作剧是很危险的事情。

可他却就这样趴在了我身上,缥缈的耳语如梦境般传来:

“涉君,你记起来了吗?”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像是被洗刷了一遍大脑,源源不断的记忆——也不知是我的,还是不是我的——都一齐灌入我的脑海。

那年的车祸,那时瘦小的身影,和满地赤红的血迹。

是了,我记起来了。

评论(8)
热度(10)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