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终究 第五章(强强/非典型ABO)

感谢小伙伴的催更,在下感激不尽。

如果有人觉得文风不对,请不要疑惑,那一定是错觉(坚定)

注:含逻辑上的bug,请多多包涵(PS:包涵不了请提出来,对人家温柔一点 |ω•`)

(本人超级喜欢聚聚,但泉奈奈长得真的是很好看,就不由得多……>_<

———————————

虽说于公于私都最好不要把事件宣扬出去,但为了以防万一宇智波泉奈还是带了两个心腹一同离开了。毕竟是让千手扉间落网的团伙,万事还是小心为上。

再者答应了那人的这件事情,是自己最不想失言的。

宇智波泉奈在动身前早就做了规划,要想找到线索,首先还是得从一切发生的源头开始。

千手扉间被救援队发现的地点是在火之国边境,然而这并非他遇险的地点,而是在千钧一发之际用空间忍术能传送到的最大距离。

看来是信息素的紊乱同时造成了查克拉的失调了吗?

想到这儿,宇智波泉奈的脚步下意识的在树桠停了一下才又顺力一蹬,再次超出了两名随行人员的位置。

该说真不愧是千手扉间么……在那种身体条件下还能向木叶发回求救信号。

不过,这也正说明此次的目标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物。

宇智波泉奈眯起双眼,黑色瞳孔的目光变得有些犀利。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向我们木叶挑衅。

耳边的风随着宇智波泉奈的速度变化着,空气中细小的尘土像搔痒一般从他的脸颊划过,发梢被呼呼的卷起飘向两侧。

“泉奈……大人……泉奈大人!”

身后忽然传来的成年男人的嗓音打断了宇智波泉奈的思索。

“万分抱歉,泉奈大人,”一名随行加紧了步伐赶到宇智波泉奈身旁,“已经赶了一天的路了,属下实在是跟不上您的速度了。”

宇智波泉奈回头一看后知后觉的发现身后的两个人早已汗流如注,喘着粗气,只靠严谨的自我要求与控制力才能紧紧跟随在自己身后,一直未曾掉队。

昏黄的日辉从树隙间投下斑斓的光点,蓝黑的行动服被映得一片暖色。太阳的底部和远处的连绵山脉相切,时间已经不早了。

宇智波泉奈虽然在心底稍微懊恼了一小下自己的分心,但面上还是摆出一副料想中的反应。

“离落山还有一段时间,先走出这片森林,去附近找地方住。”

“是。”两个人纷纷点头答应,马上提高了赶路的速度。


三人在旅馆里落了脚,宇智波泉奈站在窗子边朝街道眺望了一阵子,便嘱咐其余两人待在房间,一个人揣着双手慢慢踱着步下楼去了。

“呐,老板。”他装模作样的环视了一遍在一楼大厅吃饭的顾客,脸上带着笑意奉承道,“生意不错啊!你的店一直都像现在这样热闹的吗?”

“哈哈哈,哪里哪里!地势好些,客流量自然就多了!”

店主抬起手摸着头大笑的举动让宇智波泉奈放宽了心,他跟对方点了杯茶饮,又漫无目的地聊了起来。

“是啊!是啊!也碰到过这种事呢!”店主摆着一副烦闷的表情却在毫不避讳的炫耀着自己难得的经历。

“啊啊——那可真是有够麻烦的吧?”宇智波泉奈抿了一口茶,“……碰上信息素混乱的人……这种事……”

“可不是嘛!同时有着alpha和omega两种信息素的味道,这种人还是第一次见。当时发生混乱的时候还是我帮他拦住了看热闹的人!嗨,可惜,好心当成了驴肝肺……”男人气愤的哼了声,“我想过去帮忙他还不让!”

那不是废话吗?

宇智波泉奈暗暗吐槽,心想人家可能刚遇上陷阱变成这副鬼模样,怎么还敢相信一个外人?

“不过去就不过去呗,我说那我叫医生来他也不准!”

“最后没办法,我心眼儿好些,直接关了店门,不营业了!我看着他几乎是爬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何必呢!而且第二天清晨就急忙离开了,什么话也没留……我又不会做伤害他的事!”

“唉,这是碰上了我这样的好心人,要是在大街上,还指不定会被当成什么怪物呢!客人你说是吧?”

这时店主的手正按着宇智波泉奈放在柜台上的小费画圈,让他又在心里唾弃了一把。

关店是担心围观的人群搅乱了你的小店;好心帮对方叫医生还三番两次的主动去照顾人家吃了闭门羹都不赶人,怕不是对方也像自己这样在桌上留了点东西。

的确,话倒是一句没留。

宇智波泉奈也不愿意用恶意来揣度人心,但他的想法在下一秒就已经得到了验证。

男人徘徊的手抓起了钱币,一边堆起笑一边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口袋里。

“您看起来对这个很有兴趣……他在小店里住了也有一段时日,不知道您还想了解些什么?”

“我啊,自然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单纯就是对这件事感到好奇罢了,”宇智波泉奈狡黠的勾起一侧嘴角,“请务必把你知道的一切详细告诉我。”


夜入深了,可宇智波泉奈此时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他坐在房间的窗台上,银白色的月光打在睫羽上,掩映着眼底的疲惫。

这个角度向下望去,刚好可以看到旅馆门前摆放的招牌,孤零零的伫立在街道边,对面高大的楼房遮挡了月亮,在上面盖上一层乌黑阴影。

当天傍晚,宇智波泉奈借着出门买甜点的名义又在城镇打听了打听,然而却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

除了接待那个有着alpha和omega特征旅客的店主。

他咬了咬牙闭起眼睛,回想着男人对他交代的事件的所有细节,独自一人旅行的男子、黑发黑瞳、身侧的包裹、晚餐会叫人送到房门、忽然混乱的信息素、从小落下的病根、不知所踪的去处……他收拢起拳头,难道线索真的断了吗?还是说自己一开始就错了,那个在店里发病的男子根本不是受害者之一?

不可能。

直觉不会有错的。宇智波泉奈很少会相信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但这次他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引导着他,不得不去在意。

如果将那名奇怪男子的身份带入千手扉间的立场,那么他战战兢兢的表现就可以说的通了,不外出吃晚餐和假称病情是旧疾也可以用被害后遗症从而对他人产生抵触情绪来解释。

可是还是有些部分不太对劲。

千手扉间在症状出现后都不曾轻举妄动,那个人又怎么敢独自出门?难道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或者这次出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治疗方法?

可这不就和自己原先的设想前后矛盾了吗?

宇智波泉奈径自摇了摇头,又换了一个思考方向。

如果说店主所告诉自己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是为了将自己引到错误的方向上去。可目的又是什么呢?对方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有心机的人,最多算是有点小算盘,而且自己也有试探过,体内根本没有查克拉。

那么如果店主没有欺骗自己,但是那个男子却欺骗了店主呢?他的话确确实有理由隐瞒自己的身世,再经由第三者的口述传到外人的耳朵,料自己怎么也不能完全判断出来。

……好吧,一点头绪也没有,大概这次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长时间的推理无果后,宇智波泉奈干脆放弃挣扎。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准儿人家就刚刚好得了这种怪病,怪谁哦!

虽然自己和千手扉间一样都善于使用智力谋胜,但喜欢钻研谋划的人只有千手扉间。

因为动脑子什么的真是太累了。

宇智波泉奈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拍拍衣袖,眼角带着泪水钻进了被子里。

脑海里朦朦胧胧浮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他一肚子的埋怨顿时烟消云散。

“这次结束后,我费的财力和精力你可得给我报销啊,扉间……”

至于用什么报销,到时候可要好好谈。


评论(10)
热度(31)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