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角色推>cp推,抱歉不混圈蟹蟹Y Y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终究 第四章(强强/非典型ABO)

这里对不起你们……写不完了啦这篇(*꒦ິ□꒦ີ)可能是放假前最后一更

呜哇越写越长,在下干嘛要这么相信自己的能力啦(*꒦ິ□꒦ີ)

√写的云里雾里了,有bug的话了真是抱歉呢_(:з)∠)_

———————————

宇智波泉奈一直以为自己有够了解千手扉间这个男人,然而在他拿着某商店老板推荐的慰问品到达病房之时他才恍然大悟,自己始终是小瞧了他。

千手扉间毫无疑问是个理智到可怕的家伙。

“你在干什么呢?”发现千手扉间坐在病床上专注写着什么的宇智波泉奈走进房间,随手带上门,然后在床头柜旁把自己的慰问品小心翼翼的放上去,“话说,真干净啊……难道都没有人来看你吗?”他调侃的说。

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难道只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接受了自己从一个alpha变为omega的事实了?

“学生们的礼物我没有收,大哥倒是带了满满一箱子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也送给那些孩子了。至于你哥哥……”千手扉间执笔的手顿了顿,“宇智波斑,他大概只是陪我大哥顺便经过罢了。”

瞧着对方的笔不知疲惫的“刷刷刷”的划个不停,宇智波泉奈坐到凳子上又问了一遍:“你在干什么?”

“整理袭击我的忍者的信息……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不是说让你先别管吗?”宇智波泉奈伸手想要夺过千手扉间手中的笔,却被对方早有预料的躲开了。

“时间太长,我怕细枝末节会记不清。”

“啧……”宇智波泉奈烦闷的咬咬牙,“你真是会给自己找麻烦。”

“虽然我昨天有答应过让你帮我恢复原状,但在人体研究我比你更上手,所以你外出调查的同时,我也会自己进行药剂的调配。”

“就用这副模样?”

“虽然行动上不太方便,但我可以让我的学生做帮手,”猜出宇智波泉奈一脸不可理喻的模样,千手扉间手疾眼快的把手里的纸张塞到他手里,噎住他即将出口的话,“这是我的记忆范围内能搜索到的全部线索了,你看一下。”

宇智波泉奈咽下肚子里的怒气,翻阅着手里的手写资料。

“前两张有对全部忍者的样貌描写。我认为最好不要发布通缉,万一被他们注意到,改头换面,隐藏踪迹,就更难寻找了。”

“从护额的图案来看,他们并不是同一个忍村的忍者,至少曾经不是。如果他们之间只有普通的合作关系的话了,一旦任务完成,散伙后就无法顺藤摸瓜揪出其他人。所以,趁他们还可能有合作关系的时候,尽快。”

“他们对我注入的试剂不止一种,全部都装在一个箱子里,现在我还无法判断究竟是其中一种试剂起的作用,还是两种以上的试剂发生了额外的化学反应,这需要一些时间。”

“对方可能是在做一个实验,从注射的手法和部位来看,不像是懂得医学的忍者,或许这背后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他们的对话我只听到一点,这种人体实验应该不是第一次了,我不是唯一的受害人,你可以找机会打听一下。”

宇智波泉奈一边浏览千手扉间记录下的内容,一边核对着他的口头信息,眉头越皱越紧。

“后面有一部分忍者比较难对付的忍术,我也记录下了。关于那个封印术,你要尤其小心,我就是这样受困的。”

“你是在关心我?”宇智波泉奈忽然问道。

“作为你帮助我的回报。”

“回报?就用这种东西?”

“你还嫌不够吗?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够保你一命的信息可是很重要的。”

“比起这个,我现在有更加想要的东西。”宇智波泉奈狡黠的笑笑,暗示道,“扉间,你知道你的味道有多香吗?”

“……谢谢夸奖。还有,你外出之前记得去找我大哥一趟。”

“你——哈,算了……”宇智波泉奈认输般垂头丧气的倚在柜子上,“找柱间做什么?”

“我提前和大哥沟通过了,你们宇智波一族毕竟能力有限,需要多少人手尽管和他说,他会为你办妥的。”

“不必了,”宇智波泉奈拿着卷成圆柱的资料往另一只手掌上一拍,从凳子上站起身来,“我不需要火影大人帮我准备人力资源。勘察潜入这一方面,我们宇智波做起来十分的得心应手。”他对着千手扉间毫不掩饰的亮了亮写轮眼,“别忘了,我们可是你所认同的邪恶的一族,天生适合这种勾当。”

没有理会千手扉间的反应,宇智波泉奈便迈开步子径直走向门口。

“这就要动身吗?”在对方推门之前,千手扉间才象征性的询问了一句。

“不,我忽然记起还有一件事没有完成。”


宇智波泉奈冷冷的看着屋子内的六七个男性alpha,瞳孔里渗出了血色,仿佛在这个潮湿的屋梁上垂悬着的水滴,只差“吧嗒——”一声坠落地面。

“究竟是谁做的?”

面前的alpha没有一个敢作声,都怂着肩握着拳眼神时不时地躲闪开。

“相同的话,不要让我问第二遍……不然就让你们每个人都尝一尝写轮眼的滋味。”

宇智波泉奈向前迈进一步,强势的信息素顿时压制的其余的alpha连连后退。但依旧没有人敢回应他的问话,可惜嫌疑人额头滑下的汗水和周围人暗示性的目光已经明显的暴露了踪迹。

“哦~是你啊。”宇智波泉奈颇有几分兴致的打量着这个身材雄壮,长相也很粗俗的alpha,眼珠滚动间便有了猜测。

长得比千手扉间还要高大呢,难怪能压制住他。

“不、不是!我什么也没做!”

男人一边否定着,一边慌乱的挤开人群往后退。然而他的辩解却像是导火索一般猛烈的点燃了宇智波泉奈的怒火:“什么也没做?”

他闭了闭眼,睁开时眼中的黑瞳旋转出了勾玉的形态。

“千手扉间在这种事上会像个哑巴也就罢了……”宇智波泉奈敛了笑意,“你以为别人也都是瞎子吗?”

那天过后,每当他合上双眼,脑子里就会频频冒出千手扉间衣衫褴褛的被拷在手术台上任人宰割的模样,裸露的皮肤上一条条被利器割开的纵横交错的伤痕,一个个被针头扎下的青紫发暗的针孔,以及,被某个alpha在大腿内侧掐上的灼眼的手印。

千手扉间只是把自己当做替罪羊给吼了一顿,而没直接冲出去把这个alpha给宰了真算他心软。

“不对!我没有错!不是我的错!”男人逃到墙角,眼看着宇智波泉奈还有逼近自己的意思,他猛的跪在地上,眼里的泪水哗哗的流个不停糊了一脸,话语里却满满都是暴怒,“是千手扉间的错啊!是他!忽然发出了omega的味道!这种情况下!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啊!”

“呵,身为alpha连自己的下半身都控制不了,白白浪费了那么大的活计。不如……”

他活动的指骨咔咔作响,在一干人恐惧畏缩的眼光里慢慢抽出了背后的长刀。

审讯室里接连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评论(21)
热度(61)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