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角色推>cp推,不混圈蟹蟹支持Y Y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镜】火影大人要求偶?2-3(非典型ABO)

(出错重发)

迟来的更新证明在下还活着(×

还有一个月放假,等待各位大大的粮(无耻脸 |ω•`)

√不知道忘到哪去的文风、此章无泉奈注意

———————————

悲伤的心情总是和糟糕透了的天气配合,仿佛是为了倾诉些什么印证些什么,乌压压的黑云下哗哗的落起了大雨。

千手扉间站在少年身后,听着微不见闻的啜泣声缓缓叹了口气。

“镜……”

少年的黑色卷发被雨水打湿贴在脸颊两侧,脸上一片水迹也不全知是雨水还是混着泪水。

“镜,回去吧。”

面前的少年依旧无动于衷。可对方已经在雨里跪了好几个时辰了,再继续淋下去身体一定会垮掉的。打着就算是拖也要把对方拖回去的谱子,千手扉间走到宇智波镜背后,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对方时,对方却突然闷闷的开口了。

“扉间老师,写轮眼真的有使用的意义吗?”

“都这种时间了,还纠结这些做什么?”瞥了一眼对方不得到回答不罢手的样子,他又说,“可以给你们宇智波一族带来强大的力量,但力量越强大越往往难以控制。”

宇智波镜沉默了一会儿,又低着头问起:“那么,我的这双眼睛,有使用的意义吗?”

“这在于你自己,只要你能好好利用它做你该做的事。”千手扉间收回手来,默默地望着宇智波镜曲俯的背影,瓢泼的大雨在少年撒下一片阴霾。

他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有话直言,不拐弯抹角是千手扉间一贯的处事方式,即使这样做常会被认作是针对性的行为招来很多人的不满,甚至是引发不必要的误会与争执。

宇智波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宇智波泉奈也可以说是一个例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宇智波家的大概都和千手扉间不和。

他也很清楚自己和宇智波斑搞成现在这副僵持的状态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但只要是认为自己没有做错的事情他就绝不会退步。话说的难听又怎样,有实际效益的行动才是他奉行的原则,一切以木叶居民为最优先事项,其他一律为下。

宇智波镜听后沉默了半晌,才慢慢抬起头来,疑问的话中只有肯定的语气:“那么,扉间老师,我刚才没能用这双眼做好该做的事,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没用了呢?”

千手扉间盯着宇智波镜皱起眉来,这个角度下他根本看不出也猜不出对方究竟是在用什么样的表情问出这种问题。

自责、气馁、不甘,还有嘲弄?

“那不是你的错。”

“那该是谁的错?”

“所有人都有责任,不只是你。”

“但是当时我就在那里!”

宇智波镜的悲吼让千手扉间有些瞬间的错愕,这个乖顺懂事的学生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如此抛开理智,任情绪随心情爆发。

“只有我在那里啊,老师……”他的声音哑极了,唤了千手扉间一句后就好像喘不上来似的蓦地停下了。

“所以,你就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

“我没有办法啊……”宇智波镜毫不避讳的大哭起来,双手遮在脸上沉痛的呼喊掩映在雨声里,“我找不出原谅自己的理由,老师,我要怎么办……”

雨下的愈加大了起来,千手扉间不得不眯起眼看着宇智波镜模糊起来的身影。少年佝偻的跪在土地上,泥水浸湿了他的裤子,幼嫩的脸庞如同此刻的土地一样泥泞。

面前是一座矮矮的坟墓。

埋葬的是一个同宇智波镜一般大小的孩子。

“你错了,你是错了,”千手扉间蹲下去把面前哭的泪流满面的少年拢在怀里,一手揉乱了对方湿漉漉的头发,“可那又如何?”

但凡是活过的人,一生中都做过后悔的几件事,谁也不是神,做不到十全十美。千手扉间曾想过,如果真的有神一般的存在,是否就真的能够无怨无悔的度过这一生?

可惜神灵是不存在的,向来信奉科学的他更加找不到逃避现实的借口。自欺欺人做不到,除了直接面对,千手扉间没有其它的道路可选。

他将宇智波镜紧紧的护在怀中,仿佛对方原本就是自己身上分离的一块血肉,鲜明的昭示着悲喜相连的存在。他在宇智波镜身上看到了那段年少天真的过去,和隐藏在背后无人知晓的伤口,以及到现在为止都没能治愈的疤痕。他觉得两个人此刻无比的相像,展露给外人的是或苛刻或温柔的面具,而留给自己的却是足以冷却使心脏跳动的火焰的残忍。

千手扉间清晰的知道,一旦放任不管,这个孩子将会成为下一个自己。他低下头用肩膀为宇智波镜撑起一方小小的荫蔽,少年逐渐停止了哭泣静静地蜷缩在自己怀里,肌肤相触之际,温度开始升高。

“我早已记不得自己错过多少回,要是每次都要计数那我可能就要被累死了。”千手扉间笑笑,“可我不能后悔,不能后退……有时想退缩也没用,做不到,况且我的身后还有要保护的人在,所以必须向前,只能一昧的向前。镜,如果觉得内疚的话了,就去补偿吧。今天,你没能救回这一条生命,下次就用十条生命来偿还。你会得到不同的答案的。”

被你拯救的人会感谢你,然后你便有了使用这份强大力量的信念和动力,它们将会支撑你走完这一生。

“扉间老师,对不起,谢谢你……”

宇智波镜靠在扉间怀里,他还有很多遗憾,很多困惑,但现在已经并不那么重要了。这场大雨冲掉了少年身上的血迹,也带走了他仅有的体力,让他最后还是疲倦的闭上了不久前才开启的一勾玉的双眼,沉沉的睡着了。

那一天,千手扉间在宇智波镜心里的地位就发生了改变。开始,他还不明白那种懵懂、欢喜又带点酸涩的感情是什么,直到后来知道千手扉间因为那天陪自己淋雨导致了发情期的不稳定却依旧在身体恢复之后一脸笑意抚摸着自己的头发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恋慕疯狂的席卷了他的内心,爱情的种子已然开花。

这种感情被心思缜密的转寝小春发现之后,她曾经问过宇智波镜,爱上扉间老师的契机是什么。宇智波镜照实回答了,却被对方吐槽内容太过无聊,一点也不有趣。他思考了一会儿,也觉得自己的这段感情来的平庸,毫无看点。但无需确认,因为很清楚很明白,就只是那么几句话,几个动作,几个眼神,完完全全的俘获了宇智波镜的内心,即使平凡到令人不屑一顾,也无法否认当初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影响,难以消逝又无法替代。

宇智波镜终于明白了,自己从前根本就没有看懂过千手扉间,他的眼睛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却也纯粹的多。



考场上的喧闹声越来越远,只剩耳边微风吹过沙石的呜声,宇智波镜睁开双眸,诡异的图案在红色的瞳仁上飞速的变换。他难过的闭上眼,感到脑海一阵钝痛,心里纠结的问题却豁然开朗,变得不那么令人烦躁,再次睁开时,诱人的三勾玉印在两只眼眸上。

评论(8)
热度(50)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