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角色推>cp推,不混圈蟹蟹支持Y Y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终究 第三章(非典型ABO)

趁副课混一更

上一章各位的重点原来都放在了聚聚【超凶.JPG】上233聚聚生起气来看起来就是很凶嘛哈哈哈

……,A变O大约等于男变女,插别人变被丨插吧,啊,或许还要更恐怖_(:з)∠)_

———————————

宇智波泉奈听着千手扉间如此直白的道歉——在那人一生迄今为止最大的波澜中——他有些怅然,在激动的心情里还夹杂着一丝别的什么感情。

想了想,他开口:“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我们两个都有些冲动。”

“我……”

“无所谓的事情就掀过去吧,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当下的问题。要帮你恢复alpha的性别,我首先需要了解你的身体状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有头绪吗?”

千手扉间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目光有些忽闪:“……应该是和那些忍者、不对,那护额……是叛忍,和他们给我注入的药剂有关。”现在回忆起来,仍是心有余悸,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声音的颤动继续说着,“当时被注射了药剂之后,我就能感觉在体内产生的反应很强烈,接着信息素也不受控制强行的释放出来。”

“这样吗……”宇智波泉奈冷冷的回应,眼前一略过在对方身上看到的数不清的伤痕手指就忍不住发颤。

妈的,这种扎法真不怕把人活生生给扎死么!

宇智波泉奈表面上看起来丝毫没有波动,但实际上天知道他现在只是要抑制住满腔的怒火就要使多大的意志力。

“他们似乎也想要确认什么,可能是顺便拿我做了实验小白鼠,但手法上……”千手扉间抬起手看了看,“应该不是医疗忍者也不像是科研人员……或者他们——”

“足够了,别再回想了扉间,”宇智波泉奈忽然握住千手扉间攥起的拳头,“我会尽快出去调查,剩下的推理,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谈。”

千手扉间张开口停顿了几秒,而后才说:“嗯。”

两个人只是单纯的坐在一起议论就现在而言也没多少用处,那么果然最有效的办法还是自己去亲自调查一下吗?可是千手扉间该怎么办?再叫几名医生来看护一下?不不不,灵感刚一冒泡宇智波泉奈就立马摇摇头自行否定了——就算是全部换上beta医生也不能保证百分百的安全,自己还是要在一旁监视着,不然又发生意外情况怎么办?但自己不尽早调查袭击千手扉间的那群叛忍的线索,他的情绪可能会一直这样不稳定下去,对接下来的治疗和恢复也是阻碍。

宇智波泉奈开始纠结,自己到底是离开的好,还是不离开的好?

“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宇智波泉奈的思路,紧接着“泉奈?”的询问声就从门外传来。

是哥哥!

宇智波泉奈心中大喜,这下有办法了!

“哥哥,你等一会儿!”他朝门外大喊了一声,连忙对千手扉间解释道,“扉间,我马上出去和哥哥交代一下。之后让哥哥来看护你,而我即刻出发去调查你体内药剂的渊源。”

说完宇智波泉奈便打算抬步出门,谁知自己刚一有动作就感觉手被什么给抓住了。

“嗯?”

“抱歉、我不经意……”千手扉间连忙撤回自己的手。

“呃,没……事……”宇智波泉奈也收回手来,留下一句话转身离开,“马上就好。”

自己握着千手扉间的手时还没感觉到,可他反过来抓住自己时就发现不同了。

宇智波泉奈不着痕迹的捻了捻手指。

扉间那家伙看上去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其实,体温是这么高的吗?


“哥哥。”

“泉奈,发生什么了?”

宇智波斑警惕的眼神看的宇智波泉奈心里一阵发怵,好像自己干的恶作剧被现场抓包了似的。

“你是指什么哥?”

“别跟我说门上那只脚印不是你的。”

啊——难怪被发现,自己留下的证据似乎也太明显了点。

“……没什么大事,就是证实千手扉间的信息素确实变成omega的味道了。”

“还是变成这样了啊……”宇智波斑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多少起伏,带着一种事不关己的语气。

“嗯。”

宇智波泉奈终究没有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宇智波斑,并不是想要为千手扉间遮掩些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浪费口舌来讲解一件剧本主线之外的小插曲,虽然他能看出宇智波斑没准儿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结果我已经知道了,不会轻易受到那家伙的信息素的影响的,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宇智波斑简短的下了结论,语气坚决肯定。

“等等,那个、哥哥!”看到自家哥哥行事果断的就要推门而进,宇智波泉奈急忙叫住宇智波斑,“我……”


当安安静静的坐在手术台上等待的千手扉间看到再次进入手术室的alpha是宇智波泉奈而不是宇智波斑时,他不可否认自己紧绷的精神是有所松弛的。

“怎么了,你那是什么表情?”宇智波泉奈看到千手扉间说笑不笑说哭不哭的古怪表情,不禁抽了抽嘴角。

“什么也没有,你别多想。”千手扉间回过头来不再去看宇智波泉奈窃笑的脸庞。

说实话,把赶来换班的宇智波斑哄回去真是花了宇智波泉奈不少力气。原本宇智波斑的到来正好可以解决宇智波泉奈所顾虑的问题,可一旦事到眼前他却反悔了。

千手扉间在宇智波泉奈面前一直都是那个沉稳而又强势的男人,两人互怼时散发的具有冲击性的信息素有时候连自己都感到心惊。处事冷静,临危不乱,就算是面对写轮眼也会迅速想到应对方法,丝毫不见畏缩,这才是千手扉间。

或许这也是那个男人吸引自己的原因。

但今天的千手扉间却是不同的。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因为受伤而显得更加苍白,接踵而至的打击让那个男人有了示弱的迹象。宇智波泉奈脑海中再次闪现出自己即将离开时千手扉间看向他的眼神,那双向来尖利冰冷的红瞳,竟然让自己看出了一丝虚弱胆怯的味道。

所以,他又回来了,回到以往的自己的宿敌身边。

“我保证一定会帮你恢复的,”也不管千手扉间有没有这个意图,宇智波泉奈就自觉的一翘屁股坐在了床上,笑眯眯的看着他,“那么……耽误个一天两天,想必你也不会在乎吧?”

“……无所谓。”

千手扉间低头盯着自己崭新的病服,面无表情的回答。

评论(4)
热度(59)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