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镜】火影大人要求偶?2-2(非典型ABO)

在下似乎进入怠倦期了,除了开各种脑洞,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提笔_(:з)∠)_

为了走肾先走走心,大概下下章就能吃到扉间老师了,加油

———————————

“镜!加油啊!”“不要输!”“镜!”

观众席上人声鼎沸,重重叠叠的喝彩声远远压过了队友的呐喊助威。热烈的欢呼声一波接一波的灌入宇智波镜的耳中,他却已经听不清晰了,像是从很远处传来的海浪拍到岸边发出“哗啦哗啦”的噪音,大脑晕晕沉沉。宇智波镜一手捂着自己的一只眼,那只印着二勾玉的眸子因为写轮眼的使用过度而酸痛不堪,口角有丝丝鲜血流出。僵硬的站了几秒之后他发现双腿竟渐渐失了知觉,最后只能喘着粗气跪立在比赛场的中央。

对面健硕的男人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但此刻还是稳稳的站在宇智波镜的对面。

“镜!站起来!”猿飞日斩忍不住直接从座位上蹦起来,向前方挥舞着拳头,“不要让大家失望、让扉间老师失望!镜——!”

扉间老师……

扉间,千手扉间。

“啊……”宇智波镜喃喃道,“扉间老师,吗……”

在宇智波镜因为一个名字而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一股强力的查克拉向着门面袭来,他猛的反应过来想要闪避,然而腿脚却不听使唤。一秒的停顿便会导致整个战局的改变,更何况是像现在这般一边倒的事态。乌黑的瞳孔只看见一个闪耀着火花的光球在自己眼前炸开,烟尘消散后,宇智波镜大字型躺在地面上,全身都像被火焰烧灼一般,一阵一阵的爆发出疼痛感,整个身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

耳边回荡的欢呼声似乎更大了,大概是胜负已经决定了吧。

自己还是失败了。

早就该明白的,自己的能力还远远不够,却总是逞强着去做根本完不成的事情。

还信心满满的和老师约定什么的……自欺欺人。

宇智波镜两眼无神的望着高高的天空,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观众,人群爆满的不知坐了多少排,只有后方的走廊上有几个驻足的或是偶尔又经过几个黑点,反而显得空空荡荡的。

疼痛逐渐模糊了宇智波镜的意识,他心里忽然有些难过和委屈,在自己面对人生的一大挑战时,他最喜欢的那个人因为发情期的缘故甚至连面都没能露上一次。不知是不是缺血夹带刚才一击受创严重的原因,他迷蒙间似乎在观众席最后方的环形走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大概是自己产生幻觉了吧,不然那么远的地方自己怎么可能看得清楚,甚至仿佛都能看到那人脸上总是波澜不惊的红瞳。

现在他爱恋的就是这双看似毫无情感的眼睛。

当初他厌恶的也是这双看似毫无情感的眼睛。



“从今天起,就由我来训练你们。”白发冷峻的高大男人规整的说道,“你们叫我扉间老师就可以了。”

几个孩子依次乖巧的喊了声“扉间老师好!”,就伸直双臂夹在大腿两侧,昂首挺胸的看着新认识的老师。

千手家的二当家,千手扉间。

宇智波镜暗暗回忆着过去了解到的信息,记得对方应该曾是在战场上数一数二的能决定战局导向的大人物。身形高大修长,白发凤眼,一身凌厉的气势也十分符合传说中的样子。

但是,为什么要穿着战甲?

宇智波镜寻思,不嫌累?

正独自疑惑着,男人的声音却打破了他的思路。

“不要走神。”千手扉间低头看着表面上认真听讲而私下注意力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宇智波镜,心下更加不满了。

大哥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让我去教宇智波的孩子?他明明知道——

“对不起,扉间老师!”宇智波镜连忙低下头为自己的过错道歉,一抬头却正好对上千手扉间没有一丝温度的红色的瞳仁。

像是即将涌出的鲜红的血液。

“……嗯,下不为例。”千手扉间眯着眼对宇智波镜点头示意了一下,又继续对六个孩子吩咐着以后要注意的事项。

到底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厌恶这腥红的双眼呢?宇智波镜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那个行事沉稳的男人看向自己的画面。

他记起来了,这份厌恶感的来源是畏惧。

宇智波镜其实一直在害怕着千手扉间的眼睛,分明是和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一模一样的赤红瞳色,却让他产生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他总感觉千手扉间在看待他和看待其他的学生时眼神是不同的,他也知道这并不是错觉。

千手扉间在面对除自己之外的学生时——无论是猿飞日斩,还是志村团藏,又或者是另外的人——即使是在训话,他也会在不经意间表现出对学生的喜爱,那是千手扉间在其他人面前绝对不会流露的情感,是对自己亲手教导出的孩子的喜爱。

宇智波镜曾想问那么自己属于哪一种?

他确实能够感觉到千手扉间对自己怀有一位老师对学生那般的关心,可这却和他所了解到的那种感情并不完全一样。千手扉间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中总不会是纯粹的色彩,那双从不会躲闪的瞳仁会在追向自己的轨道中恍惚起来,掺杂着诸多种说不出的情绪,让自己原本以为的那种美好的情感顿时变得苦涩。

是怀疑,是嫌隙,还是憎恶?

宇智波镜猜不透,或者都有,但他并不想弄清楚这些问题。

如果自己不是宇智波一族,会不会老师看待自己的眼神就和其他学生一样了呢?

倘若没有接下来的事情,宇智波镜大概会一直这么认为,然后一生都在因自己的畏惧而堆积起的墙壁内徘徊,永远无法真正的靠近千手扉间这个人。

虽然不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催泪大剧,也不是什么震天撼地的惊人之举,也已足够让他的稚嫩的生命萌发出幼小却坚韧的萌芽。

宇智波镜自嘲的想,自己其实该感谢这副被老师所讨厌的血统,才让他成为那人眼中与众不同的存在。

———————————

那么,为什么在前期的日常回忆里面,扉间聚聚要穿战甲?==

评论(15)
热度(53)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