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角色推>cp推,抱歉不混圈蟹蟹Y Y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终究 第二章(非典型ABO)

把名字改了,本来就是想用《终究》来命名的,但感觉好像是一句话没说完,就没用,现在自己看着发的文章还是想用第一个想到的名字>_<

计划中是一篇不断搞事的泉扉文,提前心疼泉奈奈和扉间聚聚一把(强强就应该时刻搞事对的吧‪ ?///•_•/// )‬

这一章跳跃性应该挺大的,人物开始走形……

最后,临表涕零,不知所言_(:з)∠)_

———————————

宇智波泉奈冲进手术室的瞬间被甜蜜的信息素的味道熏得一懵,然而转过头来后看到的情景就更让他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虽然现实中,他是真的没控制住。

宇智波泉奈上来就抬腿狠踹开手术台前的几个白褂,对着跪坐在手术台中央压着千手扉间的两个男人一人一个拳头打下了床,挡在千手扉间前面瞪眼怒喊。

“滚!”

在场的所有人都先是被突然闯进的外来者搞得晕头转向,看清楚来人后又面露为难,毕竟手上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结果下一秒就被宇智波泉奈睁开的写轮眼吓得跑着离开了手术室。

所谓的专业人士一走,宇智波泉奈连忙再次关上了大门,把注意力放到在手术台上不断挣扎的千手扉间身上。

千手扉间的双手被仪器固定在床头,两腿四处乱蹬,身上的病服也因为被扯得七零八碎,口里呜咽的说着一堆根本听不清的话,整个人都处于暴走的状态中。

宇智波泉奈忍着千手扉间的信息素给自己挑起的冲动,一边靠近对方试图压制。可千手扉间早已失去了理智,凭着身体的本能把腿横过一扫狠狠地就踹在朝自己靠近的某个alpha身上,力度之大差点要把宇智波泉奈给踢出去。还好宇智波泉奈早有防备,用胳膊在身前挡了一下,但对方完全没有收敛的力量还是让他胸腔呼吸一滞,肚子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宇智波泉奈胸口疼的厉害,又被香甜的信息素勾的浑身燥热,却只能咬牙忍耐着上前继续和千手扉间对峙。

发觉千手扉间的那双长腿实在是个麻烦,宇智波泉奈索性也爬到床上,直接用自己的腿压住千手扉间的,两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死死按在手术台上。

“千手扉间你给我醒醒!”

“放开!不要靠近我!”

“是我!宇智波泉奈!”

似乎是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千手扉间的身子僵了一下,就又摇着头剧烈挣扎起来,力气比刚才还大,几乎就要挣脱宇智波泉奈的束缚。

“放开!”

“你冷静下来我就放开你!”

“谁会相信你们!混蛋!全部都是恶心的味道!离我远点!”

看来之前那些人对千手扉间的压制使他产生了恐惧心理,本能上开始反抗其他的alpha的气味。

宇智波泉奈猜测是原先的负伤外加醒来后察觉自己散发出omega气息的打击让千手扉间一时陷入了混乱的状态。固然明白仅仅是控制住对方的行动是不够的,但自己对他的禁锢仍是没敢下狠手。

多少年来都是以强硬的alpha的身份度过的,一觉醒来变成了孱弱的omega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扉间你听着!”宇智波泉奈用头猛的撞到千手扉间额头上,让对方顿时因为疼痛与眩晕倒在床上停止了动作,“我会想办法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

他抵着身下神志不清的男人的额头,大声的这么对他反反复复的保证着。

“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我……相信我,千手扉间……相信我……!”

千手扉间的身体突然一颤,下一刻,就慢慢松开了拳头,不再挣扎,躺在床上半晌没有反应。

看着对方竟然放弃了反抗,四肢都失了力气,连气息都微弱的仿佛即将消失,要不是他忽然开口,宇智波泉奈都还以为是自己把人给弄晕了。

“下来。”

“啊?”

“我说你下来。”可能是先前喊叫和剧烈运动的影响,千手扉间慢慢睁开眸子,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太沉,压着我了。”

“啊、哦。”

前后反差太大,宇智波泉奈一时间竟没从这种迅速掉转的气氛里反应过来,只愣愣的点了下头后就乖乖的下去了,但也没忘记顺便帮他把手上的仪器给打开。这下倒好,两人好不容易摆脱了刚才混乱的情况,就又陷入了尴尬,一个衣衫不整的躺在手术台上,一个嘴角带着淤青站在旁边,久久没有出声,两相无言。

千手扉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也不知大脑里滤过了些什么内容,主动的默默移了移身子,给宇智波泉奈倒了个空。宇智波泉奈本想自己坐下干嘛啊,但又找不出借口拒绝,只好也安静的坐在了床上。不远处,渐渐传来千手扉间轻微的呼吸声。

“你伤口好像开了,我帮你包扎包扎。”说着,宇智波泉奈就拿起工具盘里的绷带拆开。

“不必了,这种事还是我自己来吧。”千手扉间起身从宇智波泉奈手里拿过绷带,又夹了止血棉沾了一个玻璃瓶里的药剂,“我比较熟练。”

“那我帮你找件衣服。”宇智波泉奈留下这句话,就一手理着刚刚缠斗弄乱的衣领匆忙从手术室出去了。

千手扉间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形象,确实有够糟糕的,不仅是烂到不成样子的病服,还有身上密密麻麻的划痕和针孔。

不论是谁看了,大概都会觉得不舒服吧。

等宇智波泉奈再次回来时,千手扉间早已利索的包扎好了自己的伤口,坐在床上等着他了。宇智波泉奈伸手把一件新的病服递给他,很是自觉的靠在床沿上面朝着墙面。

“我本来没打算离开的,”在千手扉间换衣服的时候宇智波泉奈缓缓出声,“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想要穿我的族服,所以——”

“当然。”千手扉间一边扣上纽扣一边果断的回应。

那不符合我的审美。

手术室里又安静下来,宇智波泉奈把手掌反扣的床边上沉默着,身后是千手扉间穿衣服的悉悉索索声。

虽然自己的死对头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几乎就没见他像普通人那样笑过——但现在这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更加不像他。

“没想到你的反应居然会激烈到这种程度,”宇智波泉奈打开话题抱胸说道,语气里有几分笑意,“以前那个冷静沉着的你呢,扉间?”

千手扉间抬头看着宇智波泉奈的背影没有说话。

“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你真不怕传到外面弄出笑话来。”

“比如说患者手术途中暴走袭击主治医生之类的。”

“千手扉间由alpha一夜变成了omega之类——”

“我不是omega!”千手扉间愤怒的打断了宇智波泉奈的话,脸色变得煞白,“我是个alpha……我应该是个alpha的……”他喃喃自语。

“你……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宇智波泉奈急忙解释道,“呃……我是想说,媒体这种组织一向口无遮拦,喜欢夸大其词的报道新闻,你小心别走露了风声,指不定会被说成什么样子呢。”

“够了!我不是什么omega,也不需要你来提醒我这些!只是在一旁看着,你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像是站在我的角度的话!”千手扉间一手撑着床板吼道,“变成omega的又不是你,你懂什么!”

没想到千手扉间的情绪波动这么大,宇智波泉奈一时失声,过了一会儿才轻声回道:“抱歉,是我太自大了,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又转回身去,后背靠回床沿,“我确实无法真正的理解你的痛苦。毕竟我只是个局外人,你的事和我根本没有交集。从前是,现在……”

呵,也是……

“不……”千手扉间垂下眼睫,用手捂住额头,表情有些难堪,“是我失言了,对不起。”

他向宇智波泉奈道歉,生平第一次。

评论(10)
热度(65)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