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有all倾向,墙头众多,洁癖党关注请小心、、、
角色推>cp推,不混圈蟹蟹支持Y Y
最近游戏王左轮坑下(¯﹃¯)

【泉→扉←镜】火影大人要求偶?2-1(非典型ABO)

一周未更_(:з)∠)_“我想到了这结尾,却没想好该怎么起头”(尴尬)

虽然写了,但以后重修的可能性很大(×

√此章最后有一段泉扉车,很短,文末链接可看全文

√R17预警、文笔拙慎

———————————

“火遁·豪火球之术!/水弹·水龙弹之术!”

“砰——”的一声巨响过后,水火相撞产生的爆炸随着一片猛烈弥漫的蒸汽四散开来,白色的雾气迅速笼罩过两人的身影,接连扑到远处观看的几人身上。青年们连忙挥手赶走呛人的卷着尘土的雾气,眼睛难受的眨个不停。等到这一波气压吹过,他们眯着眼抬头去看爆炸中心的两人,而其中一个身影此刻已经倒下了。

“咳、咳咳咳……”

“镜!”猿飞日斩的一声呼喊引得其他人也纷纷聚上前去查看宇智波镜的状况,七嘴八舌的问着没事吧。

宇智波镜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慢慢回应道:“没事,还好。”

“镜……你怎么搞得,连我刚刚那招水遁都没接住?”猿飞日斩搀着宇智波镜的胳膊把对方扶起来,“吓了我一跳。”接着像是安心了似的长呼一口气。

“别这么说啦,我没有日斩你想象的那么强,水火又是相克,我处于下风是很正常的事吧?”宇智波镜稳下身形后,脱开猿飞日斩的搀扶,自己低着头拍了拍衣服上的沙土。

按理论来讲,我本来就是赢不了的。

关心,或是奉承的话,听再多也无济于事。

他心里默默想着。

“确实呢,”志村团藏抱着胳膊,上下打量了一番两人的形象,确定的点了点头,“你要追上日斩还早着呢。”

宇智波镜和志村团藏虽然同窗多年,共患难的经历也不止一次,但两人之间总有种不协调感,似乎有一条不见底的沟壑在阻挡。往常宇智波镜不论听到什么言论大都不会有什么辩解,甚至是笑着打呵呵。可今天他只觉得大脑莫名的乱,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就连刚刚的战斗也走了神,很多种情感像是控制不住一样突突的争着往外冒,听见志村团藏的一番话后更是抑制不住的直接阴下了脸。

“才不是这么回事,”宇智波镜还没反驳,猿飞日斩倒是先替对方解释起来了,“镜刚刚应该是状况不佳才会败给我的,别忘了火遁可是镜的拿手忍术!再者说,这还是镜没用写轮眼的情况,如果镜用了写轮眼,我到底能不能赢就是个未知数了。”

“是啊是啊,”转寝小春连连应和着凑上去,把手一只搭在猿飞日斩肩上,一只搭在宇智波镜肩上,转头对志村团藏道,“团藏你还好意思说呢,你离日斩也是差的远呢!”说完,还很得意的吐了吐舌头。

“小春你——!”志村团藏狠狠地咬着牙,话却是说不出来一句。

“啊啊——”这时,一旁的秋道取风打着哈欠问起来,“话说,明明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刻,扉间老师怎么这几天越见不着人影啊?”问完了后又自个儿捏着下巴嘀咕道:“难不成是发现了人间美味了要私藏吗……”

“怎么可能啊!”转寝小春指尖点着秋道取风的额头用力的戳了一下,“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嘛!……哎,但是老师这样真的有点过分了,也不来看望一下,镜明天就有一场对决的说,老师连这个也不关心吗……啊!难不成是——”她思索了一阵子,突然一个多月前在告示墙上看到的求缘帖子窜入脑海,有了想法的她不禁一惊,连忙偏过头去看着宇智波镜希望得到些回应。

看到转寝小春望着宇智波镜一副求解答的模样,猿飞日斩瞬间懵圈:“啥?怎么了?镜,你知道什么吗?”

被指明了的宇智波镜没法躲避,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嗯,老师的发丨情期到了……”

“诶——?”

猿飞日斩惊讶的声音突然响起,靠着他最近的转寝小春被吓了个防不胜防,二话不说揪起他的耳朵就喊:“你哎什么哎呀!想要吓死谁吗?”

“疼!疼疼疼!”猿飞日斩高举着手喊投降,在对方放过自己的耳朵后立马揉着耳朵委屈的说,“我……那个、我忘了扉间老师是omega了嘛!谁让老师他那么强的……”

“难道这也是老师的错吗?”她瞪着猿飞日斩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老师,是一个人度过发情期的吗?”志村团藏皱着眉问。

“不会吧,那该多难熬啊?”绞尽脑汁想了一番omega发丨情的表现,水户门炎抱胸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之前老师不是有发过求偶的告示吗?即使之前是一个人,但现在这么久了,应该找到合适的alpha了吧?”

“那老师果然是有伴侣了啊。”猿飞日斩说完就忍不住噗的笑起来,“哈哈哈,喂,你们能想象到吗?”

“什么?”

“那个alpha啊!会拥老师入怀的alpha!”

“呜哇——这可确实是个大事件!”水户门炎睁大眼露出不可置信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把扉间老师给压到身下啊?”

宇智波镜在中间听着小队一众狂热的八卦探讨,心里却泛起了一丝酸涩。

“反——正——啊——不管是谁,什么性格的人,毫无疑问——”猿飞日斩拖着长腔引得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到他那边去,他自己却一脸满足的微笑着,“一定……是个强大而又温柔的人吧?”

话一出口,其他人都石化了一样的静止下来,直到转寝小春张开手重重的打了他的头:“你这不都是废话吗!”

猿飞日斩只好再次苦着脸揉揉脑袋,和小队的伙伴互望了一眼,然后都傻傻的笑起来。

扉间老师幸福不就好了?几个青年们无一不这么想着。

强大……而又温柔吗?

宇智波镜抬头看着天空,辽阔的找不见边际。

现在有实力陪在老师身边的那个人——

可惜,不是我。

视线太过向上了吧,怎么酸涩的有点想流泪呢?

他抬起手擦擦眼眶,扉间老师现在又在哪里呢?

———————————

小镜子,关于你的老师、呃emmm……

好吧,一辆自行车:)

以下请调转微^_^博: https://m.weibo.cn/6171183839/4175173160473092

———————————

这两天看了很多大大写的文,发觉在下写的其实还是很节制的欸ớ ₃ờ

但其实超想再huang♂bao一点的(×),但好怕被当做变丨态(*꒦ິ□꒦ີ)

要不披个马甲专门发脑洞,昵称就叫做“放飞的XXX”啥的,什么污丨段子狗血剧都往那里放??

(那在下的更新速度可能会翻番(¯﹃¯)毕竟一不小心就要兽丨性大发了(不

评论(8)
热度(60)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