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泉→扉←镜】火影大人要求偶?1-2(ABO)

 依旧不怎么会写ABO,依旧ooc,依旧文笔拙

——by完全忘记写这个梗的目的的某人(我为毛要写这么多的剧情铺垫啊喂(*꒦ິ□꒦ີ)??!)

———————————

“扉间,你要的文件。”

“哦,麻烦了。”

“没什么。”来人一把将纸张拍在桌子上,饶有兴致的探过头来看着聚精会神查看着什么的千手扉间,“这是什么?”

“嗯?”千手扉间顺着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于是一本正经的答道,“木叶全部男性alpha的信息资料。”

“全部?男性alpha?”宇智波泉奈“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千手扉间,你又玩的什么花样?”

“我可没有玩花样的兴趣。”千手扉间冷漠的回答。

“哼~这么说你来真的?”得到一个沉默的肯定后,宇智波泉奈靠上桌子边缘打量起面前正襟危坐的男人,“倒也是时候了。记得你以前似乎都是靠抑制剂自己挺过来的,那段时间这样做也就罢了,但现在你成为了二代火影……”宇智波泉奈别有意味地眯了眯眼睛,“可不能潦草的自己度过危险的发情期啊。”

千手扉间对宇智波泉奈的挑衅不以为然,仍是淡淡然:“所以我才打算找一个合适的alpha做伴侣。”

“哦——”宇智波泉奈似乎被挑起了兴趣,“那火影大人打算找一个什么样的alpha啊?”

抬头撇了对方一眼,千手扉间明白越是遮掩越会激起他的恶趣味,干脆实话相告:“首先要求必须是上忍以上等级,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然后要有大局观念,不能自私自利只为自己的欲望着想,其三要有一定的工作能力,不可以做吃软饭的。如果能帮我分担一下工作就更好不过了。”

“我说扉间,你这不是找适合的配偶,你这是在找能顺便和你做配偶的部下吧?”

“随你怎么说。”

宇智波泉奈翻了个白眼,他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再顺应着话题谈下去了,转过身子朝身后摆摆手,随意的提醒道:“那就祝你一帆风顺吧,虽然要求是高了点,但堂堂的二代火影,来‘面试’的人总不会少,小心一边别被骗了哟~”

“我自有分寸。”千手扉间理了理手里的资料,拉开抽屉整齐的放了进去。

如果有浑水摸鱼的人存在,那自己就先让对方尝尝做鱼的滋味。

感受到背后一阵阴寒,宇智波泉奈打了个抖擞及时的溜掉了。

“还没解开吗?”被绳子绑的时间一长,千手扉间感觉自己四肢的血液有些不通畅了,伸了伸手指明显的感觉到活动的迟钝。

右脚旁宇智波镜正急得满头大汗:“对不起老师,我好像系的太紧了。”又撕扯了一会儿绳子还是没有松动的痕迹,宇智波镜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苦无对千手扉间说,“老师请不要乱动,我用苦无帮你割开。”

这到底是有多害怕我逃掉?

千手扉间放弃了思考,恐怕再想下去自己就要被这个学生给气死了吧。

带有薄薄一层查克拉的苦无划过脚踝处切断了绳子,千手扉间这才得以曲了曲腿防止血液不通畅而麻痹。

话说这绳子怎么这么结实?

闲来无事的千手扉间默默地想到。

解决完一只脚上的束缚,宇智波镜又爬到另一边打算放开千手扉间第二只脚,然而这时却响起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

“慢着。”

听到这个熟悉的音线千手扉间差点吓得跳起来,他望着门口不知何时进来的宇智波泉奈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不该属于他的惊讶。

他怎么会——

“扉间,你现在的表情好像在问我怎么会来的?”宇智波泉奈勾了勾嘴角,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千手扉间,“你猜呢?”

“我、你会出现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或许是因为自己羞耻的模样被死敌看到,千手扉间不觉的提高了嗓音怒吼道。

“啊,是吗?”宇智波泉奈倒是没像往常一样被挑衅,反而一脸笑意的转头对着宇智波镜开了口,“可惜镜大概是能猜到的吧。”

宇智波镜一听,彻底僵在床上。

心道一句糟糕了,千手扉间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被这两个人合伙给坑了吗?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千手扉间语气生硬的问道,一瞬间目光对上了宇智波镜的,竟然让对方惊恐到说不出话来。

“你别瞪他,这件事也不该全怪他,”宇智波泉奈坐上床头悠悠的说起,“主要责任还是在我。”

那天宇智波泉奈从火影办公室出去之后,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走,果不其然在走廊前方碰到了一个青年。

“你都听到了,我和扉间的话?”宇智波泉奈追上去,张口便直奔主题。

“……一部分。”宇智波镜犹豫了一下回答。

“到哪里?”见宇智波镜抿着嘴唇不做回应,宇智波泉奈便自行猜测起来,“是到扉间说要找一个alpha开始,还是……”

“那个、我……会更加努力的……我会马上去训练去学习,然后成为一个能配得上老师的alpha!”

“原来几乎完全都听到了啊。”宇智波泉奈低下头直直的盯着宇智波镜的眼,幽暗的瞳孔像是要把人淹没般,“可这样还远远不够啊。”放弃了对后辈的精神压制,宇智波泉奈退到墙边靠上去,显得悠然自得,一副开始要唠家常的样子:“你以为给你的时间还很长吗?等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忍者还要多久?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上忍考试是在四十天后,在这之间你能保证扉间不会已经找好了配偶吗?”宇智波泉奈顿了顿,两臂抱胸仰着头颅又慢慢讲了起来,“即使他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你又能确定接下来你会成为那个合适的伴侣吗?你敢做一个赌博吗?赌你能考上上忍,而赌注就是你亲爱的老师?”

相比刚才,宇智波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弱气:“我会加油,不会让老师失望的……”

“万一。没有什么事情逃得过万一这个词,就算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肯定率,也总是会出现那百分之一的不确定。何况……这次考试你也根本达不到那么高的概率,一旦你失败了,你要让扉间怎么做?你会放弃告白,然后看着他被别的男人所占有、所享用,还是继续选择表达你的心意,让他承受着发情期的苦痛凭意志熬过一次又一次,直到你下次上忍考试取得成功吗?”

宇智波镜的手紧紧掐住怀里的任务报告,“嚓嚓”的折纸声随着骨节的抖动发出。

不留痕迹的闪过一丝笑意。

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了,宇智波泉奈暗暗的想到。

———————————

泉奈和镜有血缘关系吗?镜叫泉奈啥?原著有表示吗?

评论(25)
热度(46)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