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泉→扉←镜】火影大人要求偶?1-1(ABO)

为了写3P厚着脸皮向别的大大借了扉间聚聚求alpha伴侣的梗/////

√不会写ABO,私设众多

√暂时设定O可以和不止一个A做,但只能被一个A标记。

首次写3P、注意ooc、文笔拙慎

———————————

睁开双眼时,千手扉间四肢分开被捆在床角。

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太妙,肌肉酸软无力,浑身燥热发虚,有汗水从毛孔中不断滑出。挣了挣手脚上的束缚发现以当前的能力来说有点困难,忍不住轻呼了几口气,侧头去看那个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的肇事者。

青年倚着床边坐在地上缩成一团,细微的啜泣声断断续续的传出,口里还在低低的碎碎念着些什么。

“镜。”

千手扉间唤了一声哭泣的黑发卷毛。而对方在听到意料之外的声音时明显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整个人踉跄的向前一倾差点就要扑到地上。等到他缓过神来,平复好情绪,慢腾腾地转身,看到千手扉间的有些苍白的脸庞后还是没忍住掉下泪来:“呜,扉间老师……”

眼圈都哭红了。

何必呢?

千手扉间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为了自己学生的太过冲动还是太过无能,又或者是为了对学生束手无策的自己。

“嗯……镜,放开我。”

“可、可是,老师……”宇智波镜嗫嗫啜啜的开口,又猛的甩了甩头,没了下一步动作。

“放开我。”几秒过后宇智波镜还是没有反应,千手扉间心里泛起怒气直接冲对方大声喊了过去,“镜!”

“老师,你别生气……”宇智波镜被吓得一抖,手指僵直不知道该放到哪处。

眼圈又红了几分。

“镜你想做什么?”自己总归是拿这个平日乖巧懂事的学生没辙,气话憋到口中又给咽了下去。“不论你想做什么,先放开老师,我们仔细谈谈好吗?”千手扉间缓缓地说,心里安慰着自己:镜今天的行为一定是个意外。

“可是如果我放开了老师,老师一定不会留下来的。”宇智波镜吸了吸鼻子。

“那你也要告诉我你需要我做什么啊?”

“老师你真的肯留下来吗?”

“那就告诉我要怎么做。”宇智波镜一反常态的磨磨唧唧让千手扉间感到莫名的烦躁,他不爽的咂咂嘴,身上的热度似乎隐隐升高了。

“老师你什么也不需要做,完完全全的享受就好了!”宇智波镜高兴极了。

……什么也不用做?

等等!千手扉间蓦地从宇智波镜的话语中抓到了重点的字眼——

享受?

大脑里轰的一声无数个建立好的认知猛然倒塌,千手扉间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镜你难不成真的想——”

“是的!”宇智波镜像是急于肯定般果断的打断了千手扉间的话,他自顾自的点点头,透着光芒的眼睛里是少有的不容置喙,“我想要和扉间老师……结合在一起。”

千手扉间的脑海混沌了几秒。他其实在醒来时就猜测到了剧情的走向,毕竟将一个成年男人绑在床上这种喜好不是什么人都有的,但这句话由宇智波镜亲口说给自己听时还是很难以接受。

因为他们毕竟——

“我们毕竟是师生关系。”千手扉间劝解道。

“我就知道老师你会这么说的!”

“既然知道就不要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可我不想还没有尝试就去放弃!”宇智波镜咬了咬牙,一转话题竟然开始向千手扉间诉起了苦水,“我一直都在为了达到老师的求偶标准而努力着,接下过各种各样的任务,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帮小队出谋划策,战斗也常常冲在最前线,很少有过什么要求,也不会在暗地里抱怨。因为我想要成为老师所期望的那种人,为团队着想,为村子着想的那种人……还有,这次的上忍考试我也报名了!”偷偷望了眼千手扉间一如既往地冰冷面孔后,宇智波镜难过的哽咽起来,“我本来以为能够在成为上忍后向老师正式表白,没想到老师竟然要寻找其他的人做自己的伴侣!这不公平!明明和老师更亲近的人是我,却要被不知名的人给抢先!”

一边说着自己要做个成熟的大人,一边还向自己抱怨着不满。这样子显然就是个闹别扭的孩子嘛!

千手扉间深吸了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安抚下去,即使已经被连热带气的头脑发昏,还是尽量如同平常一样以冷静的语调开口:“所以,这就是你把别人弄昏的原因?”

“没有老师,你错怪我了!我没有把他弄昏!”宇智波镜连忙解释,“我用写轮眼弄晕的只有老师你一个!”

千手扉间这下是真的想要骂人了。

“那我身边那个男人呢?”

“老师晕过去后,他看到了我的写轮眼自己给吓跑了。”

吓跑了?只是看到了写轮眼?一个成年上忍会看到一个带有写轮眼的孩子就吓得逃跑吗?

内心里刚想嫌弃一番宇智波镜不会骗人就不要骗,要骗人就找个好理由之时,千手扉间忽然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一改沉稳的语气急切的说道:“镜你的写轮眼给我看看!”

“啊?”宇智波镜一脸茫然,完全不晓得自家老师突然转换话题的原因何在,但在对方严肃的目光注视下还是听话的开启了写轮眼。

左眼二勾玉,右眼三勾玉。

只是这样的话了,应该还不至于让一名上忍抱头鼠窜。

忍着体内小小的不适,千手扉间马上调转查克拉进行感知,脸上的表情由紧张又变为释然。

“老师,我的写轮眼有什么问题吗?”宇智波镜对千手扉间的怪异举动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大概是我多心了。”千手扉间放松下神经自然的躺在床上,继而对宇智波镜命令道,“话说,镜,你先给我解开绳子。”

“老师……老师……”浓厚火热的气氛被破坏,宇智波镜失了原先的气势顿时萎了下来,他不懈的朝千手扉间撒娇喊了两声,在没得到任何的回复后,只好垂着眼嘟着嘴,走到床的一角着手为自己的老师松绑。

所以说,到底是经过了些什么曲折才导致事情由一次简单的omega求偶变成现在这幅诡异的情况的啊!

千手扉间在等待宇智波镜解绳子的过程一边思考着。

果然,还是难以理解。

———————————

写完了一章忽然想起——

在下这特么写的是ABO啊,咋当普通背景写起来了(*꒦ິ□꒦ີ)???

还有我们的小泉奈下一章才出来啊!(*꒦ິ□꒦ີ)

评论(10)
热度(47)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