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火影/泉扉ABO十五题】top.1打招呼

✧入坑了✧

√私设一堆,已经看不出ABOparo的影子了

√泉A扉B(不知道可不可以算是强强),其他人身份暂不设定

第一次写十五题,第一次写ABO,第一次写泉扉,好难哦(*꒦ິ□꒦ີ)写了一顿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

“呵,这么弱,居然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个alpha。”

爆#号。

这便是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不怎么美好的初遇。

过后宇智波泉奈按着自己被捅了一拳隐隐作痛的腹部,咬着牙狠狠地想。

千手扉间我和你势不两立!

宇智波泉奈是宇智波一族的二公子,继承了家族优良的遗传基因,比如外表俊秀,比如身形修长,比如是alpha中少见的美男子。除此之外,智商是优越的没得说,作为家族公司的二把手辅佐自己的哥哥把上下一切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稳稳得当。相比性格稍微粗暴一些的哥哥,行为内敛的宇智波泉奈被众人更加视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首选。宇智波泉奈认为丝毫不存在自大的成分,但对自己的能力——无论是任何方面——有足够的自信,分化为alpha之后就越是如此。这是宇智波一族的自豪感,更是作为一个alpha的自豪感。

然而,就是这样自诩绝不会弱于除自家哥哥之外的alpha的宇智波泉奈,在某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输给了一个beta。

后来对方这么安慰过他:泉奈,你别伤心,你没有输给除了斑之外的alpha。

嗯,听起来是没错。

因为千手扉间不是alpha,是个beta。

即使没有旁人在场,但宇智波泉奈败在千手扉间手下的事情是名副其实,他不想承认,但却也不会有逃避的心思。但怎么说也不是件光彩的事情,脸面上觉得烧得慌,时时刻刻想着能找个机会把千手扉间吊打一顿,羞辱他到无地自容的地步。虽然这个愿望的实施手段到现在还未实现,但结果从某种方面来说算是达到了。

至于是怎么办到的,此刻,宇智波泉奈并不是很想提。

当时由于一个alpha输给beta的事实确实是羞于启齿,再者他也没有把这么毁自尊的事情告诉别人的恶趣味,因此知道这件事的本应该只有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两个当事人。

是的,本应该。

“泉奈,听说你当初和千手扉间打架输了?”

噗——!

宇智波泉奈没忍住口中的饮料,一口气全喷了出来。

“咳咳咳、哥……哥哥,你听谁说的?”

宇智波斑不着痕迹的斜了他一眼,拿起纸巾擦着身上的水渍:“和柱间聊天时告诉我的。”

啥?千手柱间怎么这么大喇叭?什么话都往外说?这可是自己和扉间的隐私好不?

他当我不要面子的啊!

宇智波泉奈一边用吸管使劲搅拌着,气的咬牙切齿,犬牙来回磨蹭着发出“嘎吱嘎吱”的怪响。

等一下,千手柱间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稍加思索。

……

千——手——扉——间——

宇智波泉奈咬破了吸管的管口:我和你势不两立!

“所以说,是真的了?”看着宇智波泉奈闷声不响的拌着饮料,吸管和液体碰撞的“哗啦哗啦”的,宇智波斑皱起眉头,“你输给了一个beta?”

外加一个及时的补刀。

“呃……”

宇智波泉奈踌躇了一会儿,正思考着这件事要怎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揭过去,身后冷不及防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斑,还有泉奈,你们早就到了啊!”

“哟,柱间、扉间。”宇智波斑挥挥手示意两人过来,“还好,我们也是刚到。”

宇智波泉奈眼珠直盯着刚刚议论中的另一个当事人,也就是造成自己现在尴尬到抬不起头来的主丨犯——千手扉间。

他是家族敌对公司老总的次子,行为处事冷静细致,对待公务认真负责,也算是勉强担得起这个二把手的职位。

虽然和自己比起来,可能还要差上那么一丢丢。

察觉了宇智波泉奈和往常相同却又有所不同的充满敌意的目光,但千手扉间并不知道刚才发生在餐桌上的事,于是也就没在意,把对方略带疯狂的表情视为了吃错东西而导致类似便秘呈现出的纠结状况,安然自得的坐到了对面,保持和毫无波澜的语调对着斜对面的宇智波斑道了声上午好。

当着两家大哥的面,宇智波泉奈不好发作,只好生生咽下一口气,也憋屈的对着千手柱间问声好。

“扉间啊,”千手柱间拍拍千手扉间的肩膀,眼睛望着宇智波泉奈,惋惜的说,“你们两个怎么又不打招呼呢?”宁愿抄远道找对角线,都不和对面说个半句。

宇智波泉奈看了眼一脸默然的千手扉间,暗暗的哼了一声,没说话。

倒是千手扉间闭上眼,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们都是聚餐之后再打招呼的。”

“之后?”千手柱间满头大写加粗的问号,“你每次都这么说,可打招呼,有聚完了餐再打招呼的吗?”

还有这种操作???

千手扉间说了上一句就再没回话,看来也是不想详细解释的样子。

一时间没有人接话,桌子上陷入了沉默,气氛忽然有些压抑。

“啊,对了,”宇智波斑在这种怪异的感觉下仿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岔开话题道,“柱间,记得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情吗?我弟啊他默认了!”

哥哥,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你真是我亲哥?

“诶——真的假的?”千手柱间一听也马上恢复了兴致,“扉间和我说起时我虽然知道他不会骗我,可没想到泉奈竟然也这么爽快的承认了!”

千手柱间,你自己在那往我身上加什么戏啊?我什么时候爽快的承认过了?

“泉奈,你小子真不愧是个男子汉啊!”千手柱间说着,凑上去高兴的拍了拍宇智波泉奈。

卧槽,这个手劲,真亏千手扉间能面不改色的忍下来。

宇智波泉奈咬着牙,脸白了一层,在心里默默地给千手扉间上升了一个好感度。

现在大约是-99点好感度了吧。

“哈……哈哈……”要保持我身为alpha的仪态,宇智波泉奈强撑着如此训诫自己。

“千手扉间!你都和你哥说什么了?!”宇智波泉奈一个直拳划过千手扉间的侧颜,上半身前倾怒瞪着双眼。

“没说什么。”千手扉间飞快的侧过身子躲开宇智波泉奈的一击,向后退了几步,脸上也带上了明显的不悦,“喂,我们约定过了不能在能看到的地方留下痕迹。”

对手的话让宇智波泉奈感觉是在强硬的转移话题,接着心里就更不舒坦了,也不理千手扉间的警告,接连挥出去一阵密密麻麻的拳头:“还他妈说没什么!没说什么你哥怎么会知道我们俩的事?”

“我们两个的事?”千手扉间想了想,忽然停下脚步,一胳膊忽的挡住了宇智波泉奈的扫腿反驳道,“我们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对大哥说过!”

疑惑的看着千手扉间明明是个面瘫却莫名带有一丝委屈气息的脸庞,宇智波泉奈在一瞬间的思考自己是不是误会了对方时,就被一句话直接打断了多余的担心。

“那种事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啊?”

emmm,那种事?

卧槽!千手扉间,你脑袋里都在想什么鬼东西?表面上冷冷清清,对谁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开车怎么就这么快呢?

“那种事你说不说我管你啊!我说的是我们两个第一次打架我输给你的事!”

宇智波泉奈拳脚同时出击,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千手扉间大部分时间在采取防卫措施,理所当然的挡住了袭击,但也还是被逼退了几米,双臂震得发麻。

“哦,原来是这件事啊。”他无聊的撇撇嘴,“很重要吗?”

早该意识到的,对自己来说和对千手扉间来说事情的重要性排名完全不一样,没准儿还是反着来的。

“这难道不重——呃!”眼底闪过千手扉间修长的小腿,宇智波泉奈蹲在地上疼得脑袋发昏。

“呵,宇智波泉奈,打架时情绪太过激动可是大忌哦。”说完,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宇智波泉奈苦着一张俊脸,心底下早把千手扉间骂了个透彻。

千手扉间,你个老狐狸!

“提醒你一句,回去可以用点开丨塞露。”

“你什么意思?”

千手扉间狡猾的笑了笑:“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便秘了呢。”

卧槽你个死毒舌,我宇智波泉奈势必要立于你之上!

“泉奈,你怎么了?肚子又不舒服了吗?”宇智波斑看着自家弟弟满脸的纠结忍不住问。

可为什么要说又???

“没事,哥,”宇智波泉奈揉着腰腹,眼底是仿佛看透了人生般的黯淡无光,“只是饭后去和千手扉间‘打’了个招呼。”

评论(2)
热度(36)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