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熊白@无脸j魂J
装逼如风,谢谢观赏m(— —)m
盗墓迷;
声优都是本命,寺岛拓篤中心;
日常动漫宅,沢田纲吉一生男神;
青春已过,火影已结;
内心超扭曲,病死勿救;
首推公式CP,多圈地自萌;
脑洞繁多,清水文和长篇暂时只在晋江上写,龟速不坑´_>`
最近扉间聚聚坑下(¯﹃¯)

【BL/歌王子矢音】《本能少年》漫轉文(上)

首先为画《本能少年》的太太鞠躬,画风好,人物性格也很还原,引在下入此坑。歡迎大家看原作。


[原图补上,很糊]

现在这个CP已经很冷了。

这里总是喜欢蹲过气CP(非恶意,无奈自割大腿。

和漫画内容有八九分相似。

纯新人手笔、首次开车练习、ooc、文风装逼慎

———————————

米白色的書頁被輕輕翻過,透著書紙氣息的黑體文字規規矩矩的排列在頁面上,邊緣處諾大的留白一塵不染,仿佛連指腹的紋路都不曾沾染,讓人禁不住猜想書本的主人是否有著潔癖這一類的習性。青年身穿著白色的襯衣,剛好完美的映襯了過分白皙的皮膚,優雅的捧舉著手中的書本。窗外撒入的陽光籠罩著青年挺拔的身形,分外柔和的,舒適的……嘛,如果忽視掉頭頂猝不及防傳出的興致昂揚的聲音的話了。

“時矢!”另一个紅色短髮的青年開心的咧著笑嘴大喊道,“我們來做吧!”

絲——毫——沒有——羞恥感!

 一之瀨時矢腦袋裡已經炸開了,但外表上卻像是沒有聽到般,繼續安靜地讀著手中的書本(日常精分的歌手的修養)。直到整段的終結,才在背後人不耐煩的撅起下唇的注視中慢慢回過頭去。看著一十木音也莫名的愉悅,一之瀨暗自撫慰下情緒,無奈的搖了搖頭,心想著這個古靈精怪的戀人不知又開啟了什麼神奇的腦回路,最終還是淡淡的開了口:“你啊……虧你每次都這樣……”一之瀨頓了頓,覺得不能順著對方的思路走,稍微加重了些語氣,“太積極了,一點都沒有誘惑力的。”望著那雙永遠帶著星芒的眼,算是給他一點小小的打擊了。

果然,一十木露出不滿的表情,手臂拄著沙發背彎下身子向著一之瀨的位置湊上去,臉也貼到一之瀨的臉旁:“反正,明天休息,沒關係的吧~”

面對一十木撒嬌的語氣,一之瀨懊惱的感覺到自家的戀人調皮起來簡直就是個小孩子,超不省心的。可他又難以直接拒絕,只好暗自歎了口氣,咬了咬牙。

真是,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心情啊。

“吶~時矢~只是相互撫摸也是可以的喲~”一十木撒嬌本領全開,整個上半身都壓倒沙發上頗為無賴的不斷念叨著,“撫摸也可以喲~只是撫摸也可以喲~只是撫摸——”

終究是拗不過自家的戀人。

才不是自己控制力不够呢。

一之瀨這樣告訴自己。他撓著頭髮,放下手中的書本從沙發上起身,嘴裡也沒少了小聲的抱怨:“啊啊,真是的……好的好的知道了,真是吵死了……”

對此,一十木扶著沙發直起腰,在一之瀨背後偷偷的露出一個得逞的笑容。

嘿嘿。

“……誒?”

“怎麼了,時矢?”

“沒事,只是套丨子只剩一個了……”一之瀨疑惑的皺了皺眉,自言自語道,“我記得之前有有買過新的啊……”搖頭苦思了幾秒鐘最後還是放棄了,“音也,你有印象嗎?”

“不知道啊……是你記錯了吧?”一十木也露出困惑的表情,把音調抬高了幾分衝著一之瀨時矢道,“最近一直比較忙,是不是你太累了?”

一之瀨忽的愣了一下:“是這樣嗎?很奇怪啊……自己的記憶力竟然會這麼差……”把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記混了……

一之瀨沉默下去不再說話。

看到戀人的情緒似乎是不太好,一臉的和自己慪氣的模樣,一十木不禁稍稍感到緊張。

自己喜歡時矢。

比口中說過無數次喜歡的喜歡還要喜歡。

因為想和時矢像剛在一起時不用套丨子做,所以才偷藏起來的。

可卻又讓對方困擾了。

一十木尷尬的抬了抬嘴角,希望自己的表情看起來不至於太做作。

吶,就只是滿足自己的一點小小的任性而已。

一十木抬了抬眼,腦海裡劃過幾個模模糊糊的片段。自己都快要忘記了,兩人緊密相連時的那份悸動,埋藏在自己體內的那份灼熱,幾乎要把自己融化的帶有吐息的氣音、帶有溫度的觸摸、以及那帶有佔有慾的深丨吻。

僅僅是想象就讓他感到了些許委屈。

不想忘記時矢的任何一部分,身體上的,以及情感上的。

如果是為了這個的話了。

攥了攥手掌,一十木給自己打著氣,到了現在這種情況,絕對不能對他實話實說。

———————————

啥?你说A吃呢?

下一章就有了,应该不会是有生之年系列。

文章隔了一個暑假,文風有改變見諒。(前半篇全装丨逼,后半篇全对话

懶得首字縮進兩字符了,湊合看。

tag真难打´_>`……

评论(2)
热度(15)

© 飘过一只“魂” | Powered by LOFTER